Interior

331

窺探Tara Bernerd的設計心法

由國際知名設計師Tara Bernerd創立的Tara Bernerd & Partners,是一間涵蓋室內設計和室內建築的室內建築公司,2002年成立以來,參與了全球各地不同的設計項目,使她成為業內最炙手可熱的設計師之一。Tara與她的專業團隊為世界各地的餐廳、酒吧、酒店、遊艇及私人開發項目提供創意指導及室內空間規劃,建構專屬的美學。近期,她於亞洲完成的項目包含2020年夏季開業的Zentis Osaka(Palace Hotel Group旗下全新Zentis品牌的首個項目)、去年12月剛開業的香港灣仔The Hari Hong Kong等,《室內》雜誌特別邀請Tara Bernerd進行專訪,請她分享事務所秉持的理念,並與讀者分享近期所完成的酒店設計概念與亮點。 Tara Bernerd & Partners Tara Bernerd & Partners是由設計師Tara Bernerd創立的室內建築公司。項目遍布全球,擅長透過運用智能科技為室內空間進行規劃及設計,視每個作品為獨一無二,然而Tara Bernerd & Partners在設計的過程中均會注入標誌性的風格,奢華但是親民,帶點工業風的元素,展現優雅質感,帶來獨一無二的設計體驗,團隊希望為不同空間賦予不同的意義及營造彼此的連繫。 金普頓費茲洛伊倫敦酒店大廳。建物本身為受保護的歷史建築,設計團隊保留其大器典雅的元素,再以現代觀點重新思考空間佈局。 Tara Bernerd & Partners以倫敦的貝爾格萊維亞(Belgravia)為基地,承接眾多國際知名客戶包括瑰麗酒店(Rosewood Hotels & Resorts)、四季酒店(Four Seasons)、夏利里拉酒店(Harilela Hotels)及Palace Hotel Co. Ltd等設計案,其中,金普頓費茲洛伊倫敦酒店(Kimpton Fitzroy London)的翻新工程為其得意之作,設計團隊與發展商攜手合作,確保整個建築物的室內設計都能夠保留這幢二級歷史建築的原貌。金普頓費茲洛伊倫敦酒店坐落於羅素廣場(Russell Square)上,曾是上流社會成員的集聚地,外觀維持著維多利亞時期的設計風格,公共區域基本上保持了原有的樣貌,內部裝飾古典大器,Tara Bernerd & Partners與建築師將這些富含歷史底蘊的元素保留下來,並在翻新過程中以現代思維重新詮釋佈局、動線等規劃。 面對委託案時,Tara Bernerd & Partners秉持著對創作一貫的認真和熱誠,相信每一個項目都是獨一無二,其中,保留當地特色是所有設計提案中的骨幹,Tara深信每個地區都有其獨特的個性,在色彩運用上多以道地風貌及城市景觀為靈感,用料方面亦盡可能就地取材,透過文化、歷史、氣候與環境氛圍的結合,勾勒出專屬當地的風格;同時,團隊也十分重視建築概念和室內空間的融合度,希望能充分展現出設計與生活美學的結合。要判斷一間酒店是否真正成功,絕不能單靠整體外型印象,每個設計細節都是環環相扣且缺一不可,從空間運用到材料、家具選擇、色調、藝術品、燈光、氣味等,甚至是最後的修飾,皆需仔細考量;另外,如何與酒店經營團隊適切的配合,也是Tara認為在酒店設計中非常重要的關鍵,不管硬體規劃有多完善,若沒有服務人員時時刻刻關懷著住客的需求,都無法成就出一間受人愛戴的酒店。 金普頓費茲洛伊倫敦酒店客房。不論是色調、材料或軟硬體等規劃,皆環環相扣。   從縝密的觀察中,找尋設計切入點 有鑑於團隊經常承接知名連鎖集團的設計委託案,該如何在既定的企業精神下,注入屬於Tara Bernerd & Partners的元素?Tara解釋道,她會先因應各項目的先天特性來擬訂設計方針,這有助於團隊在創作上享有更高的自由度。首先,會針對建物本身、其所在地及鎖定客群進行評估,再配合品牌定位和風格著手設計,若是為同品牌設計不同地區的酒店,除了賦予獨有的設計基因外,更需將相同的元素置入每間酒店,使它們緊密連結;以近期完成的The Hari Hong Kong為例,為突顯和The Hari London之間的連結,大廳整體設計和圖書牆的運用便營造出相互呼應的效果。Tara Bernerd & Partners的作品中,不難察覺奢華但平易近人是他們的標誌性設計風格,當中透著細膩的設計層次,以及對藝術滿滿的熱愛及精準的氛圍掌控。   位在香港灣仔的The Hari Hong Kong,大廳劃分成不同功能的休息區,以藍色、綠色與大地色調,和天鵝絨及羊毛厚布構成,家具風格則融合中世代主義與當代主義。 由於Tara的作品分布於世界多個城市中,歐亞地區對於酒店設計的發展趨勢與喜好有著明顯的差異,以日本為例,她觀察到日本人非常重視傳統文化,在設計浴室時便參考當地人的沐浴習慣,希望能設計出更貼近當地生活習性的空間,而香港的酒店則十分注重色調調配;整體而言,不同國家地區存在著各自的建築規範,團隊會先向當地的建築師徵詢細節方面的意見,在可行的情況下盡可能滿足多方需求,並尋求機會做出突破,Tara認為這才是設計的真諦。過去一年間因疫情影響,遠距工作成為全新的日常,無法親自審視材料的利用及實地考察,因此需要盡更多心力建立起與客戶、施作方牢不可破的合作關係;憑著團隊堅毅的精神和出色的應變能力,在這段艱難的時刻仍於全球完成了5個項目。 The Hari Hong Kong客房以開放式手法設計,香港的高樓大廈透過玻璃窗映入眼簾。   聚焦設計美學-Zentis Osaka Tara Bernerd & Partners去年於日本大阪完成了Palace Hotel Group旗下全新Zentis品牌的首個項目-Zentis Osaka。Tara表示,她小時候在亞洲度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期間曾造訪過日本數次,一直憧憬著有機會在當地工作,Zentis Osaka是她在日本的首個作品,期待為講究設計及時尚潮流的客人帶來更優質的精選酒店。選址於大阪市中心,目標成為繁華城市中的綠洲,鬧中取靜,營造出家的溫馨感;大阪最引人入勝的地方,在於她蘊藏豐厚的歷史脈絡,同時充滿著現代都市魅力,Tara與團隊以低調奢華卻不失優雅氣派的概念作為Zentis Osaka的設計基因,提供旅客悠閒又賓至如歸的感受。 休息區一景。講究設計感與時尚氛圍,並適度引入外部蔥綠。 啟發自建築概念的石梯是空間的亮點,極具雕塑性。 大廳開闊不拘束,語彙簡約俐落,啟發自建築設計的石梯更是亮點所在,從外型到材質皆充滿著雕塑性,加上落地玻璃的設計,將外部熙來攘往的市容景觀引入室內,動靜之間更添層次,而地下空間則以內外無接縫的手法打造,Tara精心設計一個以玻璃包圍的雙面壁爐,拉近住客與戶外綠色花園的距離。2樓的酒廊別具魅力,挑高的環境以藍色和芥末黃色調捎來柔和感受,並與外露的磚材、橫梁及Crittall鋼窗相映成趣,吧檯則延續了地下石梯的建築風格,由當地採購而來的磁磚製成,也肩負分隔酒廊和餐廳兩個空間的功能;藍色色調延伸至餐廳,地磚圖騰和特色書架則形塑出具變化的視覺效果。Tara提到,Zentis Osaka最大的挑戰在於酒店各個角落、不同大小空間的運用,有趣的是,團隊將客房想像成傳統日式便當,將有限的面積巧妙地劃分成多個獨立卻相連的區域,創造既具功能性又舒適的環境;沿用大廳的清新色調,同時注入些許溫暖顏色,再妝點出自日本藝術家之手的傳統藝術品,藉此向大阪這個洋溢著活力的城市致敬。 Zentis Osaka注入不少屬於當地的設計特色,例如於滋賀縣製作的床頭櫃、靈感來自日本書法的壁紙裝置,及出自當地藝術家的當代作品等。 資料及圖片提供」Tara Bernerd & Partners、PURPLE 採訪」陳映蓁

史孟康 東方設計精品「款(Kuan)」

Interior 329

人生一定會擁有幾顆印章,你可曾想過印章背後的歷史脈絡,或者是它所代表的意義?來台28年的DDG美商方策顧問有限公司執行總監史孟康(Mark Stocker,以下簡稱Mark)大學時主修經濟,並因興趣而選搭亞洲文化藝術課程,畢業後因緣際會來到台灣工作並定居,提供眾多台灣品牌行銷方面的專業,協助其立足於國際;另一方面,也不忘自身熱愛東方文化的初心,遂成立「款(Kuan)」,將印章結合與現代美感和設計品味,卻依舊保有文化精神,期盼印章可受到更多尊重和欣賞。本期人物專訪邀請Mark來分享創立品牌的契機,以及想傳達的意涵。 史孟康(Mark Stocker) 來自美國的史孟康,就讀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時修習了東亞地區研究,開始對亞洲文化產生興趣,其中尤對中國藝術情有獨鍾,曾蒐集鼻煙壺等多種中國代表藝術品。畢業後赴台灣居住將近30年,擔任美商方策顧問(DDG)執行總監,曾為大中華區上百家企業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品牌,有「品牌顧問專家」的封號。2018年他和陳明珠共同創立東方設計精品「款」,期望將篆字入銅印之歷史軌跡繼續流傳,帶給大眾嶄新不凡的用印體驗。 台灣設計品牌「款」解構常見的印章,將傳統的文化精神以現代美學詮釋,賦予印章更進一步的價值。 Mark在高中時期跟隨父母搬至香港,並就讀國際學校,期間陸續造訪了台灣和中國大陸,人生的第一顆印章也是於中國西安所購買,他笑說當時還沒有中文名字,印章上刻的是音譯的「馬克」,做工和質感也頗粗糙,但十分具紀念意義;爾後,返回美國就讀大學時,因自身興趣驅使,在主修經濟之餘,亦選修了關於亞洲文化藝術的課程,並於畢業後來到台灣工作,創立DDG,利用西方視角和經濟專業協助台灣品牌的策略發展與行銷,也不間斷地培養自己對品牌的認知跟了解;5年前,公司承接了台灣最具代表性的金點設計獎(Golden Pin)的公關事務和相關策略操作,著重華人設計概念的金點設計獎,觸動了Mark內心的「亞洲魂」,便開始關注台灣極具意義的事物。 他發現,印章對台灣人來說應該是很重要的物件,舉凡銀行開戶、創業、購屋等都需使用到,但台灣的印章店不論是外觀或是內部,大多老舊雜亂,而藉由電腦刻印的成品,雖然快速便利,但卻僵化制式,感受不到它的生命力,這令Mark深覺可惜,他認為印章是代表個人的一種象徵,其背後更有著悠長深厚的歷史發展脈絡,應該重新定位它的價值和美感,遂決定創立一個以印藝為主軸的品牌。   利用高磁效能使握柄(上款)和印紐(下款)得以拆解,分離式設計相當創新,也帶來更便利的使用經驗。 重塑對「印」的認知 人類最早的文字銅璽印來自殷商時期的殷商三璽,距今已有3000多年的歷史。銅璽印蓬勃發展源至春秋戰國時期,當時人們在腰際配戴銅璽印,「印」在當時代表了一個人的信譽和身份,古語云:「印如人」正為此意,從古至今「印」也是兼具實用和美學的東方微型藝術。Mark深入爬梳關於印章的歷史,期望將華人特有的用印文化,透過當代的簡約美學設計作為載體傳承延續。 品牌命名為「款」,乃自於「落款」,即「留下印記」之意,過去文人雅士於創作和收藏品中,皆能找到落款的個人印跡,代表著個人身份品味與藝術涵養,另外,現代詞彙中,「款」字具有多重意思,提款中的款,代表錢財、款式的款,代表式樣;因此Mark認為這個名稱既能說明印章的功用和涵義,也於無形間表述品牌欲推出多種樣式的企圖心。   印紐採用黃銅,比起傳統印章的木頭、石材的使用壽命更為長久,質感也更大器。 款目前有個人章與公司章兩種商品,個人章的外觀融合黃銅與不鏽鋼的大器雋永,以及宋朝花器的「開片技法」,跳脫市面常見的長條印章形式,將形體拆分為「上款」(握柄)和「下款」(印紐),並分「方款」和「圓款」兩種造型。歷經多時研發,導入高磁效能吸附,讓上下兩個部分得以分離,一個握柄可搭配多種印紐,能針對不同場合隨心替換使用的印章,不僅是相當具創新的突破,也增加了使用上的便利。 甫於去年推出的公司章則結合「方圓」意象,上下是方形,中間為圓形,符合人體工學容易握取,特別之處在於這是顆「雙面印」,將「大小章」的概念合而為一,再度顛覆傳統印章的設計思維,設計靈感來自中國西魏的一代名將獨孤信所持的「多面體煤精組印」,身為朝廷重用的官員,他隨身攜帶這只共有26面的璽印經手各式公文書信,激發了品牌製作雙面印的想法。Mark補充說道,款所推出的商品,所有的設計概念皆有史實依循,字體亦有別於傳統印章的電腦字,彙整漢字入印,團隊針對篆體進行深入的考究,目前統整出十多種具明確風格和特色的篆體,供消費者選刻,每一款字形皆有其文化和歷史淵源,並由專屬藝術家手繪訂製,程序嚴謹,每個成品皆獨一無二。   下款的文字提供多種篆體字,品牌梳理歷代篆書的發展,歸類出十多種具風格特色的字形,呈現用印文化的脈絡。消費者選定喜愛之字體後,會由專屬藝術家手繪訂製。 品牌發展的建議 Mark提到,「款」這個品牌旨在表述印章所富含的深厚底蘊,他希望可以傳遞一個訊息給台灣人,就是我們擁有許多有意義的東西,應該要更加被重視,要對華人設計與台灣文化抱持著驕傲感,並尊重生活周遭所有的事物,也期望透過保有過往精神卻又創新的印章,提點出設計創作的美好。 身為專業的品牌顧問,Mark認為發展品牌最重要的是「對於議題的深化了解」,只有深入挖掘,才有可能把話題變成專業,並從中找到與他人的差異性,若僅一味追求潮流,其實風險較大,無論如何,創新和差異才是長久發展的最佳方式;由於品牌創立需耗費許多時間,他建議創業者需調整好心態,除了設定好最終的「成功」目標,中途的「小成就」更是不可或缺的環節,這些經驗會引領你不放棄地持續向前走,並使這段過程蛻變成甜美的果實。Mark也期許「款」可以不間斷研究、研發的步伐,創造更多異業合作的機會,讓印藝文化更深入你我的日常生活。 去年新推出的「公司章」,將大小章概念合而為一,外型融合方、圓線條,亦符合人體工學,蓋章時容易施力。 資料及圖片提供」款(Kuan) 採訪」陳映蓁

劉榮祿 堅持理念 鮮明形象

Interior 323

畢業於台北藝術大學,劉榮祿在成為室內設計師前,一直從事裝置藝術、多媒材運用等相關創作,將藝術及理念體現於空間之中,當時他對於室內設計的想像有些類似於藝術,認為一位優秀的設計師可以將想法自建築延伸至室內、景觀,掌控整體空間的氛圍。但現實並沒有想像中容易,在從業生涯中,有許多挑戰等待設計師克服,他舉例,諸如行銷方面如何找到適合的業主,如何控管工程品質以達到設計理想……在完成設計的目標之前,更需要想辦法跨越種種眼前面對的現實。   劉榮祿 投入設計工作22年,創業19年 跨界建築/室內設計師及藝術家。將美學和藝術落實在設計中,藉由故事的交織,營造值得品味的空間。作品連續多年榮獲世界指標性獎項如德國German Design Award、iF、紅點大獎、英國Andrew Martin等,被譽為「空間敘事詩人」。現任詠義設計股份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台灣室內設計專技協會理事長。   經驗書 Q:社群時代,是否改變了您與團隊的溝通方式? A:社群時代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讓工作變得更為便捷,但也更為複雜。特別是大公司十分明顯,我們公司在台灣、杭州、紐約、溫哥華等地都有分公司,因為社群媒體興盛,可以在多個地方同時進行溝通與匯報,這是社群時代提供我們最大的改變及助力。同時主事者的能力也需要提升,必須能在一個點對多個地方做及時溝通,這樣的工作模式突破以往界線,是過去所無法想像的。   Q:「社交經營」與保留「沉澱空間」之間,您如何平衡? A:在有限的時間裡,通常很難去兼顧「社交經營」與「沉澱空間」的分配,尤其「社交經營」對設計公司而言非常重要,只能慢慢耕耘且無法犧牲。這件事情曾經是我從業以來的困境,我花費許多時間在想辦法做釐清與梳理,不過現在因為公司在分層管理上有比較成熟的進步,「沉澱空間」漸漸不需要花費太多時間,讓我能去完成「社交經營」的這個部分,來平衡這兩個時間的分配。 台北藝術大學,對於藝術及空間充滿憧憬。   Q:室內設計師與媒體的合作方式的改變? A:20幾年前我剛入行的時候,大部分媒體還是以市場與大眾導向為原則,缺少批判的能力,非主流的設計風格較難引起媒體關注。但隨著時代及科技的演變,這10年來室內設計師的主動性漸漸不同,尤其近幾年「自媒體」變得非常強大,當代年輕人運用自媒體的能力越來越熟稔,許多設計公司都開始經營這一塊,使媒體和設計師在合作的方式上有了巨大且複雜的轉變。如我們公司便會在合作初始即審慎評估邀約的平台在業界的評價,以及共同發表的設計師是否為我們也認可的對象;在合作的過程中,我們也會非常清晰地釐清彼此間的互動方式,將作品與理念以準確的互惠方式發展。   Q:在注重行銷的年代,您如何經營「知名度」及「品牌形象」? A:知名度對一位設計師是相當重要的,尤其在對岸,知名度對我有許多助益,舉凡業務的發展、更大的設計舞台等等,但它也會造成拘絆,例如我在台灣的知名度反而容易使業主卻步,這是我們所始料未及的。   經營設計公司的一開始就必須經營品牌形象,建立流程與方式,整個過程都要積極參與,內容包含CIS的建立、個人形的管理等等,在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作法,其中最重要的還是作品輸出的形象完整與特殊性,我比較注重在公司與作品形象給予他人的觀感。但近年來我個人除了設計層面的形象,也希望建立對社會事物付出方面的重視,促使我接任台灣室內設計專計協會理事長一職,希望能在社會服務層面盡一份心力,提升設計師在公眾形象的地位。  現場工作照,劉榮祿早期從事裝置藝術、多媒材運用等創作,將藝術及理念體現於空間之中。   建議書 Q:設計師創業所需要具備的心態與能力? A:受雇者主要壓力來自專業能力,可能多少還包含生活上的各種壓力;而創業者需要面臨的壓力則較為多元,像是公司運營的壓力、人事、業務上的壓力以及盈虧等等,這所有的壓力都會迎面而來。設計師想創業,除了需要具備設計能力之外,還必須對所有事情全權負責,以及對「負責」這件事情有一定的覺悟。   其次,除了基本設計專業以及源源不絕的創造力外,創業者更需要具備強大的洞察力,時刻觀察並自省,這將關乎設計師如何分析、思考項目的進行與佈局;設計師也應具備不斷學習的精神,才能跟隨時代變化的腳步,並掌握市場脈動。 創業初期,劉榮祿在此時便注意到品牌形象重要性,並積極經營。   Q:關於知名度與形象經營,請予年輕一代的設計師一些勉勵或建議。 所謂的品牌經營不是一蹴可幾的事情,它需要時間的累積,它需要不忘初衷、不忘理想,並永遠保持思考,去理解自己要什麼,所想表達的又是什麼,去規劃如何達成這些事情,我也想告訴年輕的設計師,永遠不要為自己設限,永遠保持超越自己的理念。   interior:回顧剛創業時的自己,您會給予哪些建言? 我會告訴過去的自己,對於未來要保持憧憬,仍然要繼續堅持自己的理念,當然我也會告訴自己要把格局放的更大,未來永遠等著我們去體驗、去克服各種艱難,去享受這些過程,這些所有的經歷與起伏,將會成為我們生命美好的詩篇。  近年來除了設計層面的形象,劉榮祿也對社會事務付出重視,並接任台灣室內設計專技協會理事長一職。 資料及圖片提供」詠義設計股份有限公司 編輯」林慧慈

何宗憲 熱愛生活 創造價值

Interior 323

何宗憲回想起小時候最接近設計的一刻,是中學時曾經向新加坡《聯合早報》投稿一篇單格漫畫,並且幸運地被選上了,「那一刻我覺得生命中好像有那麼一件值得我驕傲的事情」。他分享,這種將已有想法分享給別人的喜悅,可能正是為他往後的設計生涯鋪路的首石。   何宗憲 投入設計工作23年,創業19年 建築及室內設計師,PAL設計事務所設計總監。生於台灣,長於新加坡。畢業於香港大學(建築碩士)及新加坡大學(建築學士) 。獲日本雜誌Studio Voice 選為亞洲創作VIP之一和香港傳藝選為「香港十大傑出設計師」。同時擔任香港室內設計協會會長及香港專業教育學院課程顧問,透過教學和演講參與設計活動,積極推動設計工業的發展。   經驗說 Q:淺談您的設計之路? A:許多設計師都以「獨當一面」為職涯目標,我也不例外。回首過去,我將自己設計之路分成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我成為一名受雇的建築師,我追求的是能自己獨立設計一棟建築的機會。當時的我非常開心,因為能自主創作,我便覺得自己已經獨當一面了。第二階段,在我成立工作室之時,我有更多控制的能耐,並擁有員工、同伴幫我一起實現自己的想法,那時我又感覺自己應該達成了「獨當一面」。不過在客戶面前,我仍是非常渺小,必須聽命於現實。 第三階段,亦即是現階段,當我累積一定的經驗、客戶群和資源,可以完成自己的想法,我仍躊躇自己是否已是「獨當一面」的設計師?老實說,現在我還是得背負業主的盼望和追求,以及整個團隊的希望、責任和負擔。其實「獨當一面」是一個很傻的想法,重點應該擺在當下不同的人生經歷中,境遇隨著身邊不同條件變化,設計師會時刻面對新的煩惱。不論時代如何變遷,唯一不變的就是對自己理念的實現。   社會新鮮人時期,剛成為受聘的建築師,追求能自主創作的機會。 Q: 回顧設計之路,最印象深刻並影響深厚的一段經歷? A:影響我最深的可算是美國加州一個精品酒店的案子。當初我期待能「一炮而紅」,可是涉入之後才發現其中許多絆礙,案子進行過程中受到許多的煎熬,包括文化上的差異等。當受到他人對我的能力作出質疑,我就更努力去證明自己的價值,成為個人的真正考驗。案子最終為我帶來了不少的喝采,對我個人來說是一個里程碑,令我更認識自己的修養和能力。每位設計師都應好好體會每個刻骨銘心的經歷,最珍貴的不是別人怎麼看你,而且你真心了解設計而令你綻發光芒。   創立自己的工作室,擁有更大的能力,卻也受限於現實。 Q:設計工作如何維持能量與續航力? A:一名設計師的續航力主要由3項重要的能量決定,分別是熱愛生活、實踐力和正能量:室內設計的意義,便是讓人們生活得更幸福,追求設計上的極致從來不是我主要的目的,就像早期我畫的漫畫一樣,只希望令人會心微笑。設計是用不同的方法和形式去詮釋生活,所以我喜歡嘗試多方面的設計,從住宅到餐飲、教育、醫療等等,主要不是為了展現自己設計的能耐,而是我希望尋找更多的機會,更細膩的觀察生活,並從中學習生活的點滴,學習如何更投入、更用心地生活。 這不是單方面的體驗,而是互相彌補的過程。設計能激發人們對生活的熱情,包括我自己!我常常提到的人生格言「設計的意義應以生活所感去做設計,用設計所得去過生活」。熱愛生活,絕對是成為設計師的一個重要能量。至於實踐的能力,就是不能光說不練,必須自己動手。能夠把自己的想法直接地實踐是一項重要的能力,需要勇氣和冒險精神。設計師只要肯做就有希望、就有結果,不用害怕失敗,因為從中你肯定能更上一層樓。 最後則是正能量,不單單影響設計師本身,它也能散發影響身邊所有的人。正能量並不是一直把持著樂觀,而是要敢於做夢,抱著正面的思想,下決心去追求它,縱使有些過程和結果會削弱你的意志和想法,這股正能量可以把你向前推。 現今,累積了一定的經驗、客戶群和資源,除了背負業主的盼望外,更需負擔整個團隊的責任。 建議書 Q:若想創業獨當一面,首先要建立的心態? A:早期設計師的心態可能是追求一個身份定位,努力爬到最高的位置。可是經歷人生各種階段後,我深刻體會到愛因斯坦所說過的一句話:「不要努力成為一個成功者,要努力成為一個有價值的人。」我想追求的不是當個「主事者」,不是想成為操控一切的獨裁者,因那個位置往往需要貶低自己的價值。每個人都可以在自己的生命裡扮演重要的角色,不論是公司裡受僱的職員,或是創業當老闆,只要讓自己的存在充滿意義,那便是一種自己創造的價值,對設計師而言才是最重要的。   Q:資訊快速且重視行銷的年代,設計師如何堅持自我初衷? A:早期媒體的形式,像是我以前在報館投稿的感覺,一個年輕設計師將作品交給編輯,好的作品會被接納,不好的直接被拒絕,設計師只需努力把自己的東西做好,十分單純。直到現今,人們開始看到各種新的媒體形式,我們在網絡世界裡的確需要適應,但媒體的特質沒有太大的改變。要是沒有真正的實力和內涵的話,形象包裝還是會穿幫。無論是行銷方式,抑或是個人形象的做法,都是回到「品」這個字-設計師的品質、品味和品德。要是沒有人品,整個形象將會崩潰,特別是在這個資訊氾濫的時代,任何投機取巧再也難以隱瞞真相。 對何宗憲而言,設計的初衷,來自將己有想法分享給別人的喜悅。   Q:請給年輕一代的設計師勉勵或建議? A:對設計師來說,許多過程都會隨著經歷和生活體驗而成長,你不必別人告訴自己路要怎麼走,只需要用心尋找答案,對採取的方向和方針、對或錯,你將會有非常深的體會,那正是磨練和吸收的過程。總括來說,我想引用美國作家馬克.吐溫(Mark Twain)的名言作為建議:「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兩個日子,一是出生之日,二是理解為何而生的那天。(The two most important days in your life are the days you are born and the day you find out why.) 」。   資料及圖片提供」PAL Design  編輯」林慧慈

楊竣淞 真誠表現出自己的模樣

Interior 323

尚未成為設計師前,楊竣淞對這個行業的想像十分浪漫,心中的幻想是穿著很有品味、家中擺飾很時尚、拿著鋼筆畫草圖很氣派、能開著跑車去海邊兜風、能輕易成為媒體寵兒等等,但真正踏入這行後,深刻體會到巨大的差異,忙碌到根本很難有自己的時間,所以時常穿著邋遢的出現在公司,甚至在辦公室內通宵熬夜,桌上凌亂找不到東西、目前沒跑車、家中只是剛好舒適而已,完全與時尚沾不上邊…..這一切都顛覆了他對設計師的想像。   楊竣淞 投入設計工作20年 創業13年 開物設計總監,嘗試運用多元符號來形塑設計的獨特性,藉此突破單一手法的市場慣性設計,以創意商空結合經營模式,協助業主創造更具價值和競爭力的空間;住宅方面則以精緻調性作為導向,獲得多項國際設計大獎的殊榮,近年來更嘗試家具設計範疇,企圖為公司帶來強而有力的設計基礎與價值。 經驗說 Q:回憶剛入行時,您於「室內設計媒體」的印象?當時室內設計師與媒體的合作方式與現今最大的不同? A:我剛入行時網路尚未興起,所接觸的室內設計媒體也都很單純,大多都具有理想性與批判性,不同媒體會有自己對美的見解,因此在那個時代,能被發表的作品與設計師皆會讓人有種高度與深度合一的感受,在翻閱雜誌的過程,也讓我期許自己必須成為一個具有思考想法的人,能夠藉由作品反映社會、文化、潮流,並保有自由的觀點,包容卻勇於批判。過往媒體利用機制選擇優良的作品,雖然不免帶點主觀意識,但因為各家媒體觀點不同,也無形推動了整個設計圈的蓬勃;平心而論,現在維持初心立場的媒體並非沒有,但卻出現了大量「廣告型媒體」,讓設計公司付費發表作品,老實說我並不喜歡這樣的模式,但在現今的行銷模式下,我的公司也不免俗地參與其中,縱然我覺得媒體的價值不該建立在沒有品質的數量戰之上,卻也不得不承認,在這個廣告至上的社會氛圍下,必須迎合市場機制。   Q:當今兩岸三地數位攝影與數位平台興盛,在選擇合作對象時,您會如何確保自身權益? A:老實說,這件事目前還很模糊,因為曝光的需求,讓身為設計師的我們有時必須採取退讓原則,但以我個人而言,我們越來越不傾向付費曝光,而是轉成更願意與有明確態度和立場的媒體合作,不過前提是,我們經手的作品得保有一定的品質。   Q:在注重行銷的年代,「知名度」對於一位設計師最大的助益,以及最大的牽絆? A:現代社會中,知名度分為兩種,一種較偏商業導向,以案件的銜接作為主軸,將曝光與利益最大化,此類知名度會順應潮流趨勢而不斷變化;另外一種則是作品深度與高度,這類知名度通常存在於專業領域,帶有前瞻性和指標價值,但卻不一定能轉化為商業利益。對我而言,知名度更像是一種鞭策,它讓我警惕對於設計的要求與認知,這不單單是為了利益,而是擔心若停止進步,會無法背負自己所建立的論述價值,若可兼具作品深度、潮流及自身知名度,這大概是每位設計師都企盼的事,我自己也一直朝此目標努力發展。   Q:如何維持設計職業的續航力? A:我認為「知識力」、「連結力」、「實驗力」是3個維持職業續航力的關鍵。見識可以幫助設計師靈活運用腦袋中的資源,欲透過設計傳遞理念或表達看法時,對知識的引用、反證、轉化就格外重要;人與人之間的連結關係也是設計裡重要的一環,案件的來源和執行的順暢,並不單靠設計功力就可達成,所有的基礎其實都奠基在人脈關係的好壞;這幾年的設計有種既視感,彼此間的相似程度很高,網路上可輕易搜尋到許多性質雷同的風格,我覺得最大的問題在於,設計師們缺乏對設計風格的實驗性,為服務、解決不同業主的問題,本來就不可能一個手法走到底,因此對概念、材料運用、細節等處皆需完整細膩的推敲,才能成就案件的獨特性。 社會新鮮人時期。在踏入設計行業之前,楊竣淞對設計師有著浪漫的想像,然而面臨的現實卻與想像完全不同。 創業時期,楊竣淞與合夥人羅尤呈合照。楊竣淞認為默默做好份內的事、真誠付出,是不可缺少的態度。 近期工作照。開物設計以靈活的文化符碼,營造空間的價值與深度。 建議書 Q:受雇與創業所面臨的壓力有何不同? A:受雇的壓力在於如何做完交辦事項,創業的壓力在於如何完成待辦事項;做完不見得是完成,但完成卻又是一件幾乎不可能的事。若想獨當一面,我覺得需具備長期堅持的決心,不要認為付出就絕對會有收穫,但是為了收穫,必須真誠付出,並將每個案子都當成作品來看待,而非交差了事,不要眼高手低,不要瞧不起任何你以為微小的人事物,最重要的是,勤於練習絕對勝過揮霍才華。   Q:設計師累積知名度的過程裡,較常面對的誘惑與挑戰是什麼? A:最容易有的錯覺,就是以為有曝光就會有名氣,因此積極出現在各類型公眾場合刷存在感,但其實保持每一個案件的設計品質才是最該專注的事;知名度的提升又分兩種,其一為大量投入金錢行銷,其二則是風評與高度,你可以思考自己喜好哪種模式,就我個人而言我選擇後者。有了名氣後,還是要時時提醒自己不要忘記努力向前進,保持年輕好學的心態,真誠地看待身邊的人事物,我常藉由閱讀《小王子》來勉勵自己。   Q:關於知名度與形象經營,請給年輕一代的設計師一些勉勵或建議。 A:我個人認為建構形象最好的方式就是「真誠表現出自己的樣子」,面對缺點要盡力修正,時時警惕自身言行舉止,因為你所表現出的行為都有可能被他人默默看在眼裡,當你腳踏實地做事,有了良好的品質與風評,自然就會有越來越多人肯定你。知名度有時是種運跟命,這麼多年來,我認識太多有才華的人,但能真正被看見的其實屈指可數,所以從「心」認識自己、認同自己、善待他人,其實就是最好的方式。 資料及圖片提供」開物設計 編輯」陳映蓁

方信原 持續精進 莫忘設計本質

Interior 323

方信原一直以來都對美的事物懷抱著浪漫情懷,喜愛畫圖的他原先想當美術老師,爾後發覺設計行業也脫離不了畫圖,可以追求自己的理念和想法,故踏入了設計的世界。他認為成為一位設計師,是上帝賦予他的天賦,能感性的做美感判斷,也能理性執行精準的工程事項。   方信原 投入設計工作25年 創業17年 2003年創立瑋奕設計。畢業於國立藝術專科學校及中原大學室內設計系研究所碩士,曾任職於大元聯合建築暨設計事務所及李肇勳室內設計顧問有限公司,目前於中原大學室內設計系擔任講師。常透過對城市旅遊的方式,進行城市人文的觀察及研究,事務所致力於將低度設計運用於各項規劃,探討人們在低度的空間裡,各層面所產生的影響。作品多次登上國內外知名媒體,並獲得多項國際大獎。設計上持續以現代主義、宋代美學及侘寂文化為架構而成的低度設計為主軸,將文化、藝術、環保等相關元素,整合運用於生活及空間的設計中。 經驗說 Q:您認為在「成名」這條道路上,應該用什麼心態面對? A:我們去試想過去前輩們的成名之路,其實都是艱辛一步一腳印走出來的,當時的媒體也還沒如此發達,縱使現在媒體發展蓬勃,我覺得做設計的本質不能變,媒體其實只是一個工具,但有趣的是,現在很多設計師都本末倒置,反而將經營媒體形象和包裝視為首要,期望先吸引業主或外界目光,然後才開始探討自己的作品與內涵,當重視媒體形象的這群人掌握了話題趨勢的時候,整個設計環境和走向就會偏離正軌,這是我目前觀察到大環境崩壞最主要的原因。近期我開始在學校教書,發現年輕學子沒辦法分辨設計這條道路上何為重要之事,學生們探討的重點是行銷,而非設計基礎或自身能量儲存,當大多數人只想運用行銷快速累積自己的名氣時,這絕對不是很好的方向。 Q:您對於現今「室內設計媒體」的觀察? A:我認為現今媒體大多現實且商業化,除了少數獨善其身的平台,會願意花心思去挖掘真正有內涵、故事的作品外,收費平台則優先剖析設計師的投資價值。曾經有幾個媒體與我接洽過,他們完全不了解我的設計精髓和意涵,純粹前來說明銷售配套,說穿了,若與其合作,我就是一顆任人利用的棋子,毫無自主性可言,但這並非我所追求的方向。我不是要批判媒體的商業行為,商業模式完全沒問題,但是需要拿捏好道德的界線,也需負起一定程度的社會責任,我個人覺得在設計師還需鍛鍊的階段時,透過付費方式大量行銷,膨脹自己的地位,反而容易忘記外面世界是殘酷且不斷前進的,若因陶醉於外在名聲,導致自己停止學習,日後所承受的衝擊是十分巨大的。   Q:請談談您希望建立的個人形象與公司品牌形象。 A:在我開始從事設計行業時,對外的管道通常只能靠平面媒體,例如紙本雜誌等,網路那時根本不盛行,如何建立形象這件事,其實困擾著我,應該說我一直在思考自己的定位是什麼。過去我跟媒體關係蠻淡薄的,主要原因是我沒有足夠的預算登廣告或做付費報導,再來就是早期我的案子可能不夠優秀,也曾聽過一些尖銳的批評,這對剛創業的我來說,是頗大的打擊,導致我和媒體們長期沒有太多互動;真正對媒體有認知是公司開始參與TID Award競賽後漸漸得到外界的關注,這也才了解原來行銷對工作有十分大的助益,遂開始經營公司的品牌形象,但跟現在許多新興設計師相比,我在媒體運用這塊還是非常貧乏的,我甚至還在摸索該如何有系統地去行銷,這可能也跟我較與世無爭的個性有關,我永遠將作品的質感和特色放在首位。   Q:在行銷與設計本質上,您如何拿捏兩者之間的平衡? A:其實還是回歸到,設計師認為是行銷優先,還是作品優先?對我而言,作品一直都是最重要的,在挑選曝光平台時,我會著手於媒體的專業性和內涵,這樣的媒體通常都具指標性意義,所以更需要重視自身作品的質量。一個設計公司若想求案量,行銷佔比需放極大,若追求質量,則該注意作品精緻度,主事者想把公司帶到什麼境界,會影響對行銷的依賴性;但我還是認為,過度行銷膨脹,會使人忘記當初想成為設計師的那份單純、美好的初衷。  25歲踏入設計世界至今,方信原秉持著自己的初心,真誠面對每個案子,也不忘抽出時間各地旅遊,豐厚眼界,並從中得到設計靈感。 工作照。身為主事者,方信原期許自己能為員工打下扎實的基礎,並提供更多歷練和思考的機會。  熱愛藝術的他,常在作品中放上親手製作的藝術品,讓空間更具靈魂丰采。 建議書 Q:受雇與創業所面臨的壓力有何不同? A:受雇者面臨的壓力大多來自工作成績的好壞,舉例來說,我在大元聯合建築暨設計事務所工作時,最擔心的就是設計做不好,進入李肇勳室內設計顧問有限公司後,開始學習經營層面的眉角;創業之後面臨的是更為多重的壓力,除了營業額外,我也不停思考自己可以帶給員工什麼,讓他們在工作的過程裡能有所學習,不要走我走過的冤枉路,也有更好的環境可以自由發揮,這是我對自己的期許,雖然小我,但我在乎的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既然有緣份可以一起工作,我希望能提供他們薪水之外的回饋和幫忙。   Q:若想創業獨當一面,首先要建立的心態? A:從受雇者變創業者,得不斷從錯誤、挫敗當中學習跟調整。為何要創業?應該都是為了掙脫束縛,我相信創業者都是辛苦的,所以更該去思索如何將職場環境變得正向,進而影響後繼者。我當初也是覺得自己熱愛自由才決定自立門戶,但其實成為老闆後,有很多經營層面、客群維繫等瑣事需面對,生活並沒有外界想像的這麼自由,不過心靈上倒是蠻豐足的。   Q:關於知名度與形象經營,請給年輕一代的設計師一些勉勵或建議。 A:行銷還是得做,但不要太過沉迷。畢竟我們的設計師身分中有個「師」字,師字輩某種程度來說有一份社會責任,出社會後,人人都想追求一片天,甚至成為名人,這無可厚非,但我希望新生代設計師與年輕學子們永遠不要忘了自己肩上的責任。至於如何運用行銷,每個人見解不同,我建議大家把自己的專業根基打得更扎實,因為那才是行銷的利器,要走得長遠的唯一方法,不是行銷的配套,而是你本業的內涵。 資料及圖片提供」瑋奕設計 採訪」陳映蓁

趙璽 腳踏實地才能名副其實

Interior 323

趙璽的父母從事影視行業,從小悠遊在各式場景中,所以對室內設計並不陌生,他認為環境的形塑不能否定對美感的影響,所以從小建構生活美學至關重要。剛開始從事室內設計時,他認為這是一個自由且具挑戰性的工作;獨當一面之後,才從中領會到設計工作除了天馬行空的想像,設計靈感與業主之間的溝通與執行等,如何滿足人們對空間的需求遠比想像中來得困難許多。     趙璽 投入設計工作29年 創業19年 1991年開始從事建築及室內設計業,經歷建築師事務所、室內設計工作室,2002年於台北、上海工作及成立台北大紘、上海上勻室內裝修設計有限公司至今,同時也參與設計研究院許多公共設計顧問及系所演講、評審及評圖。以建築的訓練及雕塑的美學觀運用於室內設計,除了著重室內與室外的自然關連外,認為空間之間的配置與人之生活概念也是設計的精神所在,對於空間造型的秩序及美感有獨特的見解。 經驗說   Q:社群時代,是否改變了您與團隊、業主的溝通的方式? A:以前簡單樸實的時代,溝通是當面、現場與即時的;數十年社群的變化,溝通同樣是即時、現場的,但卻可以遠距。有時候覺得沒有表情的文字是冷的,我仍然喜歡面對面的感受、表情、反應等,都可能成為當下設計或思考的轉折。我一直不喜社交也不善經營形象,但在不同時空條件工作環境下,又必須強迫自己去學習;而我非常善於獨處,有時一個熱鬧應酬或激烈溝通過後,反而可以讓我在結束之後立即進入沈澱時空,也許放空,也許反思,其實無需取捨,設計其實就是生活「交流、沈澱」也都是一種思考的過程與感受。   Q:十年前室內設計師與媒體的合作方式與現今最大的不同? A:30年前室內設計專業媒體不多,《室內》也就在當時CSID催生下,展現當代對室內的專業與引領地位,設計同業莫不以自家作品刊登在《室內》為傲,也成為當時室內設計參考的工具書,幫助許多業主對設計想法的參考。其實我對媒體並沒有持續接觸,早期媒體會主動搜尋具啟發性、時代性優秀的好作品,現今媒體較多元化,平面、影音、數位網路……等不同曝光方式,很多媒體公司也有收費包裝行銷的旗下設計師,對於案量快速穩定成長的確有幫助。   Q:當今數位攝影與數位平台興盛,在選擇合作對象時,您會如何確保自身權益? A:現在很多數位影音平台行銷各種商品,設計也在網路時代有了更快速的傳播方式,但也衍生出不同的權益糾紛,例如:平台拍攝行銷影片,當雙方結束合作關係後,影片製作的智財權或使用權歸屬?亦或平台仍然使用已結束合作的知名設計師作品繼續獲取關注,卻將可能的客源轉介至其他旗下設計師,對於著作人格權的侵犯?如何在雙方簽訂合約時,約定行為上保護自己?這會是新型態行銷中不可或缺的考量。   Q:在注重行銷的年代,您希望建立的個人形象與公司品牌形象? A:「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這句話是年輕設計師在急於成名前必要的思考。知名度的提升代表對於專業及社會責任有更高的標準,也對於業界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想要成為知名人士,自我要求的標準及專業實力絕對是首要,雖說現今台灣設計產業入行不難,但設計師的專業與技能養成是一個必經且不易的過程;設計師本身就等於「商譽與名聲」,建立品牌的同時檢視每個階段的自己,是否扎實的擁有專業能力讓自己能名副其實。我推薦大家看許舜英的著作《我不是一本型錄》,其中提到:「最失敗的專業人,只有專業的素養而沒有自己的素養,沒有自己的敏感度是最可怕的一件事。」如何讓自己的專業有更多的內涵,一個好的設計者一定要保持清醒、不盲目、認真觀察、懂取捨以及再創造自己的生存空間。 1994年,受雇於建築師事務所,第一個執行案為某建設公司董事長天母自宅。 2002年左右,合夥成立工作室,第一個主導案件是友人南港小型自宅。 工作照,除自身業務外,開始投入公共服務領域,應CSID龔書章理事長之邀擔任協會秘書長,回饋且幫助業界發展。   建議書   Q:受雇與創業所面臨的壓力有何不同? A:受雇時常羨慕老闆時間自由、收入很高,當時就希望有一天也要自立門戶。但當老闆後觀察到,如果是個人工作室,雖然一人飽全家飽,但沒有奧援、沒人商量,如果經驗不足就難以突破;若是有規模的公司,除了業務、開銷、管理等,業主的抱怨、員工的心境都必須照顧到,通常到夜深人靜時才能深入思考設計。我認為無論受雇、創業,專業實力與充實資源才是不敗的法則,獨當一面代表將面對更多的專業責任與職業道德,執行身為領導者,每個人對於你的期待就會有所不同,除了設計創意還有完美的執行成果。   Q:您認為一個室內設計公司想在產業裡健康發展,需具備的條件? A:就像美國實業家洛克斐勒在房產界留下的名言:「Location、Location、Location!」他的核心價值不是來自於價格,而是「未來的潛力」。「專業」是產業發展的首要條件,決定未來發展的關鍵,設計接觸的層面很廣,我認為從業者必須先真正培養出自我要求的本質與專業,是引領業界健康發展的重要條件。   Q:關於知名度與形象經營,請給年輕一代的設計師一些勉勵或建議。 A:品牌定位關係著商業行為的決策,自我品牌的創造及核心價值的建立是長久經營的關鍵,記得常思考如何讓自己的創意富有競爭性?如何讓自己的理念合乎社會期待?如何讓自己的專業產生價值並與形象相得益彰。   Q:想對年輕時的自己說點什麼? A:自己年輕時有許多貴人提攜,在成長中多有協助,至今感激萬分。當時的自己有滿腔熱血,但缺乏思考沈澱,希望當時的自己能再多深入多探索,勿躁進、勿妄言,也期勉現在的我,仍然能秉持對設計與生活的期待與初衷,繼續學習、向前邁進。 資料及圖片提供」大紘室內裝修設計有限公司  編輯」歐陽青昀

陳連武 珍惜緣分 保持初心

Interior 323

陳連武畢業自建築系,從事室內設計是源自家宅的室內設計投稿發表,因而在服役期間,就接到了人生第一個案子,自此走上了室內設計之路。創業後,他認知到現實與想像最大的不同,是必須花費心力讓業主了解空間關係、動線等的重要性,且當時主流做法都是以工程總額去商談,市場尚未理解設計價值,曾一度難過與意外。 陳連武 投入設計工作25年 創業25年 陳連武設計師出生藝術世家,因為對中華文化的熱愛培養出扎實的文化底蘊,加上深厚的建築背景、歐美新潮設計的養成,是國際極少數能同时囊括全球四大設計獎(德國iF設計獎、德國red dot紅點設計大獎、日本G-mark Good Design Award、美國 IDEA傑出工業設計獎)的台灣知名室內設計師。 經驗說   Q:社群時代,是否改變了您與團隊、業主的溝通的方式? A:從個人工作室到公司團隊本來就有很大的差異,團隊所需要的開銷更大,但相對的服務也更多元完整,最主要的影響不是溝通媒介的轉變所帶來的,而是因為現實面的壓力。為了爭取業務,我們需要借助媒體之力,除了以往的平面、電子、電視媒體外,也開始嘗試接觸其他曝光管道,像是經營粉專、部落格等,讓新客戶認識我們。而我不是很善於跟享受社交的人,所以平時不太有所謂平衡的問題,甚至也很少參加工會活動,跟廣告媒體並不親近,大多時間都是屬於自己的,主要是想把經費跟社交能量保留給客戶,也相對讓我需要做的社交減少,專注於設計。   Q:十年前室內設計師與媒體的合作方式與現今最大的不同? A:剛入行時我就很期待自己的作品能在《室內》曝光,但我也是在發表到第三個作品時才順利進到《室內》,在當時紙本媒體只有大師作品才會收錄,能登上就與有榮焉。現在的媒體樣態多元,不再只看精緻品質,變成注重方便取得性、觸及率跟黏著度。以前合作方式單純就是投稿,免費邀稿的雜誌也不少,現在這樣的媒體變少了,反而設計師是投錢行銷自己,投資在曝光度高、流量大的媒體,形成一種善於行銷就能獲得青睞的氛圍,跟以前媒體那種精心揀選作品的取向有很大差異,我們能做的大概是謹慎選擇曝光的照片,精選投稿媒體。   Q:在注重行銷的年代,您希望建立的個人形象與公司品牌形象? A:有知名度在與客戶溝通上當然能有一定的幫助,因為名氣換個角度說其實也是一種對專業的肯定,在與客戶對談時就是一個正向的紀錄以及形象。相反的有時候高知名度,反而使設計本身變成名氣的附庸,可能會迷思在注重名氣的經營,而設計能力的精進反而就被限制了,變得不去傾聽、不去了解其他設計的好,可能變成有點自負,也會太過於在乎他人評價而忽略自我沈澱跟精進內在。我認為,當作品達到一定的水準,足以傳達自身理念,也受到一定比例的客戶肯定時,再做行銷才有效益。我喜歡的個人形象不是明星式的,希望是能透過自己經驗跟所學,給人幫助或啟示,就像我們公司「城市」這個名字,任何地方都有城市,每個時期有不同的樣貌,而每座城市都有不同的樣子,就跟設計師一樣,永遠都有不一樣的人在設計界發光發熱。城市也是一種眾人聚集的聚落,所以我也期許公司成為能讓相同理念的設計人聚集、努力的地方。也因如此,我們始終以客戶為中心,努力去傾聽不同的聲音,為客戶打造他們真心喜愛、最好的風貌,而不會特意去標榜設計師個人形象。   1999年以前,尚未搬至民生社區時所拍攝的照片,後方陳設著曾發表作品的期刊。 受邀至南京開設室內設計課程,指導小組完成指定設計發想練習。 工作照,在公司的陽台借助自然光挑選毛球色。 建議書 Q:受雇與創業所面臨的壓力有何不同? A:我沒有受雇的經驗,創業後,我也努力去體會員工的心境,希望能成為一個好的雇主。創業這件事,如果是自己一個人創業只要養得起自己就可以,但當規模擴大成10人團隊時,公司責任就不一樣。公司越大,需要肩負的責任越大,對於員工現在的需求、未來的發展、甚至啟發都有一定的責任,甚至走到了一定規模還有連帶的社會責任;我想,領導者最重要的心態就是要學習負起責任。   Q:您認為一個室內設計公司想在產業裡健康發展,需具備的條件? A:我認為公司的定位非常重要,了解自己定位、強項是什麼,要往哪裡發展、想創造的設計環境、設計教育甚至是所攝取閱聽的資料範圍都涵括在內,領導人一旦清楚定位了,就不會三心二意想要去涉足不熟悉的市場,或不自量力的冒然前行。適時的回顧自己的初衷,也不要偏離初心,就不會越離越遠。   Q:關於知名度與形象經營,請給年輕一代的設計師一些勉勵或建議。 A:我想要引用賈伯斯的名言:「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求知若飢,虛心若愚)。」其實形象、知名度都是外來的,只要好好努力的做自己相信或擅長的事,在這個領域深耕、虛心求教,跟形形色色的業主、廠商、甚至是競爭對手或是員工同儕交流學習,一定能在專業的路上變得更好。形象跟知名度不是靠行銷經營自封,而是別人給予的肯定。   Q:想對年輕時的自己說點什麼? A:最近我有一個很深的想法,我覺得室內設計師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穿針引線,一部分是讓將家託付給我們的屋主,能透過我們的設計獲得更多幸福、強化他們的快樂;再來就是人跟人之間的關係,太多案例是我們在不同時期、不同管道相逢的客戶,他們彼此其實都認識,透過我把彼此的關係加深串連。我想對年輕時的自己說:你的工作是穿針引線,要珍惜緣分,讓所有線不斷掉,這樣才能越串越長,能有更大的驚喜也不一定,不要輕易的剪斷任何線。 資料及圖片提供」城市室內裝修設計有限公司  編輯」歐陽青昀

王菱檥 向舒適圈外的世界勇往直前

Interior 320

王菱檥小時便展現出對於設計的興趣,大學就讀室內設計學系,曾至巴黎與紐約求學,對於時尚、珠寶設計、純藝術、人體素描等領域亦有接觸,多樣化的興趣與求學經驗,回頭滋養了她對於室內設計的想法。與丈夫共同創立柏成設計,作品範圍廣泛,近年來更致力於公共策展、公共空間等,實踐「設計為大眾服務」的理想。 柏成設計 / 王菱檥 Nora Wang 柏成設計 JC Architecture 設計總監,在 2015 年發起 Present OUT Scholarship 旅遊獎學金,透過出國旅遊和歸國分享,培養台灣下一代的設計人才。 擔任中原大學室內設計系兼任講師,2019 年, 其作品「Living Lab 生活實驗所」榮獲 WAF/INSIDE 世界室內設計節年度大獎。   一磚一瓦興建起的夢想 王菱檥對於建築與室內設計的憧憬,來自於小時家中興建房屋的記憶。在動工之前,父親邀請一名畫家好友為新家預先描繪了一幅想象藍圖,只是孩子的王菱檥對於房子從平面圖樣,一磚一瓦地從土地中長出的過程相當著迷。受到兒時回憶的影響,王菱檥對於建築最初的印象便是砌磚、泥作等建造工程,是在求學過程中,接觸到不同領域的藝術呈現,才完整了建築的樣貌,王菱檥舉例,高中時參與校刊藝文社,藉由文學與美學去了解建築,她才知道羅馬、希臘時期的建築與當時的神話、文學息息相關。隨著逐步接觸建築與設計背後龐大的知識,模糊的夢想亦漸漸清晰。   父母對於藝術的培養,也使王菱檥對於設計充滿興趣,除了學畫,當時母親有購買日本建築雜誌,這在那個年代取得相當不易,母親對於家居布置的興趣,耳濡目染之中也啟發了自己對於室內設計的觀點。而開明的家庭教育,亦使王菱檥的設計師之路免去許多波折,大學聯考時,王菱檥只填了3個志願,都是關於建築、設計類的科系,連同後續赴海外研讀相關科系,家人也都相當支持。回憶起至今的生涯,王菱檥笑說自己很少為人生作具體規劃,通常是實踐「活在當下」的主張,遇到什麼樣的機緣,便順其自然的走上某條道路,最終看見自己也想像不到的奇異風景。   2006至2007年左右,當時王菱檥於紐約求學,研讀珠寶設計相關學位。 不留遺憾的設計  大學時期前往法國交換的過程,對於王菱檥的設計生涯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形容自己「像一張白紙突然開始有了顏色」。法國人對於「生活」的堅持,令她印象深刻,即便是一般大眾,都有一些不可妥協的要求與儀式,例如最基本的早餐,法國人一定要吃剛出爐的可頌搭配咖啡,才能開始一天的行程,這樣的態度也影響了王菱檥對於生活的看法,她認為,營造生活美學十分重要的一點即為「不怕麻煩」,許多室內的角落是需要使一點力去營造出氛圍與自我空間,如此,空間亦會回饋居住者某種形而上的力量。 此外,法國求學生涯也令「獨立思考」成為王菱檥心中十分重要的課題,她提到,自己小時候其實是很喜歡質疑、辯證的,然而在升學主義教育的壓抑下,「獨立思考」並不被鼓勵,但在法國的課堂中,她感受到法國人的自在與自信,對於生活擁有自我的看法。也因此,柏成設計在前些年發起OUT Scholarship 旅遊獎學金計畫,鼓勵設計學生走出舒適圈,去體會不同的生活,理解他人的需求,進而創作出更貼合使用者的設計。   2009年前後回台,與丈夫邱柏文共同創立「柏成設計」。 回到台灣,王菱檥與丈夫邱柏文創立了「柏成設計」,在台灣毫無執業經驗的倆人經歷了許多摸索的過程,無固定合作的工班及附委託、也不熟悉合約報價該怎麼寫,靠著尋求朋友的協助、自行摸索,看一些關於公司經營的書籍,才慢慢建立起現在的制度。柏成設計的創業如同倒吃甘蔗,一開始由於公司無基礎,業主較難完全給予信任,但實踐出一些成果之後,業主自然而然容易相信設計師所提出的願景,也願意被說服。 王菱檥分享,無論是新生或者資深的設計師,都會遇到沒有拿到案子,或是跟業主磨合等種種問題,而她克服的方式便是「不留遺憾」,她舉例,曾經執行過一個案子,由於場地因素,必須將大理石桌切割運送至現場再合併,但當時她對於那一條痕跡耿耿於懷,不希望業主每天回到家時面對一張不完整的餐桌,左思右想了各種運送方式都失敗,最終她發現問題需要回歸以設計解決,設計應該有彈性,便主動提出重新設計餐桌。為了不使某個微小的錯誤成為心裡的疙瘩,王菱檥會設法將所有事情做到最好,如果真的窮盡所能但仍失敗,挫折也會因此能接受、放下。  至今柏成設計基礎已相當穩固,除了於建築、室內設計領域有所斬獲外,更多方接觸不同領域,如公眾空間設計、策展等。 母親之於女性 身為在職場上發光發熱的女性,王菱檥最崇拜的模範卻是自己的奶奶,一位非常傳統且典型的台灣家庭主婦,結婚後即在家相夫教子。但長大之後,王菱檥才發現原來看起來平凡的奶奶,在她心中如此特別,而她也一直在向奶奶看齊。「我在她身上看到人性的本質,就是這麼的恬靜」,王菱檥表示奶奶是她遇過最不會隨意評論他者的人,儘管已經91歲了,還是願意去理解現在世代的價值觀,並且保持相當開放、隨緣的態度,她不在意兒孫是否有所成就,只關心他們的身體健康,受到奶奶的影響,自己的父母、親戚也都具有相同的價值觀。   詢問到女性身分在室內設計領域上的困難,王菱檥認為大部分會發生於工地,旁人可能會傾向覺得女性無法處理工程,然而這點近幾年來正逐步改善,同時女性有一個很大的優勢即為「善於溝通」,設計領域正是需要積極地與他人接觸、溝通,因此不需要特別強調女性的弱勢,而是在團隊中發揮自身所長,共同完成目標。 柏成設計員工合照,柏成設計自創業的艱辛到今日累積眾多成就,一群優秀且有緣相聚的員工,便是王菱檥心中最好的禮物。 然而如果選擇走入家庭,那麼女性在職場上遇到的最大挑戰即為「母親」的身分,由於生理構造,女性可能會因為孕期、產期等,需要暫時離開職場,並且在心理層面上,會跟孩子比較有連結。自身也為3個孩子的母親,王菱檥十分擅長於切換公私生活的狀態,在創業初期她便會跟先生約法三章,回到家就不能再討論工作,將時間保留從事自己的興趣、放鬆休息,成為母親後亦然,工作時專注於職責,切換成母親的角色時則盡心陪伴孩子。   王菱檥認為,現今年輕女性設計師所遇到的困境與男性差異不大,目前在大學兼任講師,王菱檥接觸許多設計領域的學生,她觀察到了世代之間的差異,在她20歲時,對於世界充滿了幻想,但今日可能因為網路資訊的發達,學生們能夠接觸到的訊息太多又太透明,導致他們反而因此茫然無措。王菱檥建議,有時應當傾聽自己的聲音,摒除外界資訊,選定一條自己想走的道路並勇往直前,只要踏出那一步,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家中花園,出身南部鄉村,王菱檥的成長過程是被植物環繞的,在婚禮也使用蔬果作為代表,象徵凡人在這特殊的一天成為主角,植物對王菱檥而言具有重要意義。 資料及圖片提供」柏成設計 採訪」林慧慈

羅尤呈 成為盡力追求精彩的魅力女性

Interior 320

羅尤呈,現任開物設計的營運總監,在採訪初始笑著表示她從小就是個「人生無大志」的人,從來沒想過會踏上設計這條路,成長至今的眾多歷程,都彷彿冥冥之中 有著指引般,引領她成為現在的自己;再加上凡事投入、專注以對且樂在工作的個性,讓她經手的空間作品豐厚、純粹又別具性格。此次邀請羅尤呈總監來與我們聊聊有關自我實踐、生活、工作的過程與趣事。 開物設計 / 羅尤呈 設計師羅尤呈自小與媽媽及3位姐姐5人住在10坪大的套房直到小學三年級,雖然套房窄小但裡頭五臟俱全,幼時的居住空間深深影響了她日後對於生活與空間的不同體悟;加上中學就開始多元化的打工經驗,例如咖啡廳、牙醫助理、產品市調員、設計助理…等等,這些經歷都擴張了她在生活與創業的思考上的觀點。現在的她有著多重身份,除了創業當老闆外,也已是兩個孩子的媽媽,經營公司以及和家人相處的時光,都是她珍藏且愉悅的部份。 開物設計作品-金棕時寓。羅尤呈細膩勾勒出業主鮮明的個人性格,並融合復古感與現代感兼具的美學輪廓,讓住宅空間更具靈魂風采。 自由的探索環境 羅尤呈總監提到,她成長於單親家庭,媽媽為拉拔4個孩子,一天做兩份工作,非常忙碌,因此她從小十分自由,不太會被干涉,回想過往,曾爬到屋頂上、水塔內,也常去鐵軌邊玩耍,現在想來雖然危險,但卻都是很棒的回憶,也在無形間造就她樂於探索與嘗試的性格。她笑稱自己是個無大志的人,沒訂立任何目標,國小時老師要大家寫下自己的志向,她都看同學寫什麼就跟著寫,也曾閃過成為家庭主婦的念頭;羅媽媽不太會給小孩設定框限,因此在填高中志願時,誤打誤撞進入滬江高中就讀室內設計科系,也在就學期間發現自己對於室內設計有極大的興趣,學習過程開心,並且能夠專注於製圖。學生時期打下了深厚基礎,再加上對設計的喜愛,讓她持續從事設計工作至今,她認為一個工作要走得長遠,自己一定要發自內心的喜歡,這樣才有辦法一直往這個方向前進。因為太愛這份工作了,她笑說自己完全沒想過退休這回事,只要懂得拿捏「做」與「休」的平衡,且體力許可的話,7、80歲也還想繼續做下去。   學生時期的羅尤呈,發現自己對室內設計領域有著極大興趣。因為家庭因素,造就她獨立、不依賴他人的性格,也在課餘時打工,一方面分擔家計,一方面也增進自己的歷練。 家庭背景雖然會深刻影響著一個人的發展,但成長成怎樣的人,還是要取決於自己的思想,羅尤呈表示,媽媽在某次責罵她時,曾說過:「我就負責到妳18歲,18歲以後都是妳自己的事。」她謹記著這句話,練就自行解決事情的能力,也懂得為自己負責。而現在自己身為母親,她最希望能帶給孩子們寬廣多元的思考能力,適時與孩子們分享所遇之事以及心情轉折,鼓勵他們不要侷限任何發展的可能,並勇敢追尋。 專注致志,是最重要的 羅尤呈總監自述是一位較為實際、務實的人,對事情不做過多幻想,可能跟成長背景有關,她有很大一部分的心力放在認真賺錢上,在求學階段也接觸過形形色色的各式工作,得到不同的歷練和眼界,其中「市場調查員」是最有趣的一份工作。市調員會先收到服務客戶、設定問題等資料,但若照著僵化的問題詢問,有極大的機率會被受訪者拒絕,如何讓對方在接起電話的幾秒鐘內,產生興趣,進而完成市調,極具挑戰性;羅尤呈從中養成注意溝通者回話細節的能力,也更能聽出話語中的情緒,受用良多。 社會新鮮人時期。熱愛設計工作的她,總是一投入就忘了時間,晚上11、12點下班是家常便飯的事,但她甘之如飴。 她很慶幸能進入自己最喜愛的設計行業,因此她更為投入其中,盡可能把所有託付做到最好,也因為一心一意的傾注心力,讓她放下許多庸人自擾的情緒或擔憂;她透露,現在遇到的年輕設計師,大多著眼於未來,卻忽略了當下該專注,或該確實完成的事,稍微本末倒置,其實當你把每件事都做好後,未來就能握有更多選擇權。談及學生時期與成為專職設計師的差異,羅尤呈認為學生時期的作品,終究是「作業」的一環,缺少了力量,但現在經手的案子,撇除個人美醜的主觀認知,每個都是她跟業主密切互動溝通後,全心、且一步一步完成的成果,格外感動,也十分有成就感。 近期工作照。身為兩個孩子的媽媽,她身兼母親和老闆的角色,盡力在兩者間取得平衡。她認為不論幾歲,都要保持自己的魅力,並在喜愛的領域或事物上持續精進與發光。 之所以選擇創業,她說是順其自然發展而成,身為經營者,在做決策時需要通盤考量,也須時時補足不足之處,最為困難的部分則是如何化解彼此想法上分歧,並找出可行的解決方法;「執著的好是堅持,執著不好是固執」,她告訴自己要適時放開心胸聆聽他人的話語,並從中擷取值得參考的建議。成為老闆後,多了許多接觸設計新鮮人的機會,她發現近年來台灣教育大多鼓勵學生勇於表達自我,說出想法,但在「傾聽」與「實踐」方面卻鮮少著墨,導致他們不太容易聽進別人的意見,甚或是無法放下內心既有的成見;有鑑於此,她在面對新同事時,會先傾聽對方的想法,從中理解他的個性,再採取適合的方式帶領,語言若未恰當使用,則會變隔閡,羅尤呈嘗試降低說教的比例,改以互動模式跟同事們相處,共事起來也更為順暢。 精彩,不需由他人定義 身為設計師與經營者,又身兼著母親的角色,詢問羅尤呈是否有覺得「女性」身分帶給她的束縛或侷限,針對此點她倒是十分豁然的表示:「說沒有是假的,但有到無法負荷嗎?好像也還好。如果將這些不友善的眼光或行為放大的話,我覺得反而把自己格局做小了;不論如何,我都秉持做自己就好的原則,只需對自己的內心負責,不需太過他人眼光。」不過,就現實面來說,因為女性的生理構造,若有結婚生子等計劃,的確會碰到比男性更大的時間壓力,不過她認為這是天生的差異,該講求的應是「思考上的平等」,只要有專業,自然有辦法跟其他人平等對談。 當碰到挫折時,羅尤呈是位盡量不抱怨的人,她習慣先分類自身遭遇的困難是哪一類型,再藉由閱讀來爬梳與釐清思路,從中找到問題的癥結,並內化成自己的養分;例如,她最近在閱讀《千利休:無言的前衛》一書,作者從自身判斷和立場出發,並非用世俗的眼光來詮釋千利休,這種新的思想觀點讓她在對自己產生懷疑時,就會翻一翻書,勉勵自己不需太過在意別人意見,或想得到他人肯定。 書籍是羅尤呈的精神糧食。她會針對自己面臨的狀況,選擇閱讀的種類,企圖從文字中得到心靈的安定,再全心面對眼前的難題。  提及心中的女性典範,羅尤呈說:「我媽媽是位很了不起的女性,或許不認識她的人會認為她就是一般的平凡女性,但我覺得她不論是思想或行為都很前衛,她理解自己在做什麼,也為自己的選擇負責與付出,她一人養大4個小孩,雖然辛苦,但她不會給我們任何人生方向的設限,並教導我們無論成為怎樣的人,都是值得欣賞的。」此外,她提到出社會後,她清楚了解自己很喜歡工作、喜歡在替客戶服務的感受,但也清楚自己期待與小孩、家人建立親密的互動關係,所以她很努力地兩者兼顧,「專注」依舊是她的不二法門,不去想兩頭燒的狀況有多辛苦,而是應該專心於眼前之事,並將快樂和成就放大,最終辛苦會過去,而幸福會留下。 對羅尤呈來說,近年的里程碑則為去年開始學鋼琴。幼時有位家境優渥的好友曾彈鋼琴給她聽,她一直記得這種悸動,但卻沒時間接觸,去年終於開始上課;她不期許自己的琴藝能多精湛,純粹作為興趣的培養,在閒暇時也多了種休閒娛樂。  最後,她希望每個女孩都可以不揮霍青春,忠於自我,不論幾歲都要保持著自己的魅力,並不間斷地接受新思想、茁壯內心,「活得久不如活得精彩,所謂的『精彩』,不需由別人認定,而是不愧於心,並為自己感到驕傲!」羅尤呈如是說。 資料及圖片提供」開物設計 採訪」陳映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