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ior

320

王菱檥 向舒適圈外的世界勇往直前

王菱檥小時便展現出對於設計的興趣,大學就讀室內設計學系,曾至巴黎與紐約求學,對於時尚、珠寶設計、純藝術、人體素描等領域亦有接觸,多樣化的興趣與求學經驗,回頭滋養了她對於室內設計的想法。與丈夫共同創立柏成設計,作品範圍廣泛,近年來更致力於公共策展、公共空間等,實踐「設計為大眾服務」的理想。 柏成設計 / 王菱檥 Nora Wang 柏成設計 JC Architecture 設計總監,在 2015 年發起 Present OUT Scholarship 旅遊獎學金,透過出國旅遊和歸國分享,培養台灣下一代的設計人才。 擔任中原大學室內設計系兼任講師,2019 年, 其作品「Living Lab 生活實驗所」榮獲 WAF/INSIDE 世界室內設計節年度大獎。   一磚一瓦興建起的夢想 王菱檥對於建築與室內設計的憧憬,來自於小時家中興建房屋的記憶。在動工之前,父親邀請一名畫家好友為新家預先描繪了一幅想象藍圖,只是孩子的王菱檥對於房子從平面圖樣,一磚一瓦地從土地中長出的過程相當著迷。受到兒時回憶的影響,王菱檥對於建築最初的印象便是砌磚、泥作等建造工程,是在求學過程中,接觸到不同領域的藝術呈現,才完整了建築的樣貌,王菱檥舉例,高中時參與校刊藝文社,藉由文學與美學去了解建築,她才知道羅馬、希臘時期的建築與當時的神話、文學息息相關。隨著逐步接觸建築與設計背後龐大的知識,模糊的夢想亦漸漸清晰。   父母對於藝術的培養,也使王菱檥對於設計充滿興趣,除了學畫,當時母親有購買日本建築雜誌,這在那個年代取得相當不易,母親對於家居布置的興趣,耳濡目染之中也啟發了自己對於室內設計的觀點。而開明的家庭教育,亦使王菱檥的設計師之路免去許多波折,大學聯考時,王菱檥只填了3個志願,都是關於建築、設計類的科系,連同後續赴海外研讀相關科系,家人也都相當支持。回憶起至今的生涯,王菱檥笑說自己很少為人生作具體規劃,通常是實踐「活在當下」的主張,遇到什麼樣的機緣,便順其自然的走上某條道路,最終看見自己也想像不到的奇異風景。   2006至2007年左右,當時王菱檥於紐約求學,研讀珠寶設計相關學位。 不留遺憾的設計  大學時期前往法國交換的過程,對於王菱檥的設計生涯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形容自己「像一張白紙突然開始有了顏色」。法國人對於「生活」的堅持,令她印象深刻,即便是一般大眾,都有一些不可妥協的要求與儀式,例如最基本的早餐,法國人一定要吃剛出爐的可頌搭配咖啡,才能開始一天的行程,這樣的態度也影響了王菱檥對於生活的看法,她認為,營造生活美學十分重要的一點即為「不怕麻煩」,許多室內的角落是需要使一點力去營造出氛圍與自我空間,如此,空間亦會回饋居住者某種形而上的力量。 此外,法國求學生涯也令「獨立思考」成為王菱檥心中十分重要的課題,她提到,自己小時候其實是很喜歡質疑、辯證的,然而在升學主義教育的壓抑下,「獨立思考」並不被鼓勵,但在法國的課堂中,她感受到法國人的自在與自信,對於生活擁有自我的看法。也因此,柏成設計在前些年發起OUT Scholarship 旅遊獎學金計畫,鼓勵設計學生走出舒適圈,去體會不同的生活,理解他人的需求,進而創作出更貼合使用者的設計。   2009年前後回台,與丈夫邱柏文共同創立「柏成設計」。 回到台灣,王菱檥與丈夫邱柏文創立了「柏成設計」,在台灣毫無執業經驗的倆人經歷了許多摸索的過程,無固定合作的工班及附委託、也不熟悉合約報價該怎麼寫,靠著尋求朋友的協助、自行摸索,看一些關於公司經營的書籍,才慢慢建立起現在的制度。柏成設計的創業如同倒吃甘蔗,一開始由於公司無基礎,業主較難完全給予信任,但實踐出一些成果之後,業主自然而然容易相信設計師所提出的願景,也願意被說服。 王菱檥分享,無論是新生或者資深的設計師,都會遇到沒有拿到案子,或是跟業主磨合等種種問題,而她克服的方式便是「不留遺憾」,她舉例,曾經執行過一個案子,由於場地因素,必須將大理石桌切割運送至現場再合併,但當時她對於那一條痕跡耿耿於懷,不希望業主每天回到家時面對一張不完整的餐桌,左思右想了各種運送方式都失敗,最終她發現問題需要回歸以設計解決,設計應該有彈性,便主動提出重新設計餐桌。為了不使某個微小的錯誤成為心裡的疙瘩,王菱檥會設法將所有事情做到最好,如果真的窮盡所能但仍失敗,挫折也會因此能接受、放下。  至今柏成設計基礎已相當穩固,除了於建築、室內設計領域有所斬獲外,更多方接觸不同領域,如公眾空間設計、策展等。 母親之於女性 身為在職場上發光發熱的女性,王菱檥最崇拜的模範卻是自己的奶奶,一位非常傳統且典型的台灣家庭主婦,結婚後即在家相夫教子。但長大之後,王菱檥才發現原來看起來平凡的奶奶,在她心中如此特別,而她也一直在向奶奶看齊。「我在她身上看到人性的本質,就是這麼的恬靜」,王菱檥表示奶奶是她遇過最不會隨意評論他者的人,儘管已經91歲了,還是願意去理解現在世代的價值觀,並且保持相當開放、隨緣的態度,她不在意兒孫是否有所成就,只關心他們的身體健康,受到奶奶的影響,自己的父母、親戚也都具有相同的價值觀。   詢問到女性身分在室內設計領域上的困難,王菱檥認為大部分會發生於工地,旁人可能會傾向覺得女性無法處理工程,然而這點近幾年來正逐步改善,同時女性有一個很大的優勢即為「善於溝通」,設計領域正是需要積極地與他人接觸、溝通,因此不需要特別強調女性的弱勢,而是在團隊中發揮自身所長,共同完成目標。 柏成設計員工合照,柏成設計自創業的艱辛到今日累積眾多成就,一群優秀且有緣相聚的員工,便是王菱檥心中最好的禮物。 然而如果選擇走入家庭,那麼女性在職場上遇到的最大挑戰即為「母親」的身分,由於生理構造,女性可能會因為孕期、產期等,需要暫時離開職場,並且在心理層面上,會跟孩子比較有連結。自身也為3個孩子的母親,王菱檥十分擅長於切換公私生活的狀態,在創業初期她便會跟先生約法三章,回到家就不能再討論工作,將時間保留從事自己的興趣、放鬆休息,成為母親後亦然,工作時專注於職責,切換成母親的角色時則盡心陪伴孩子。   王菱檥認為,現今年輕女性設計師所遇到的困境與男性差異不大,目前在大學兼任講師,王菱檥接觸許多設計領域的學生,她觀察到了世代之間的差異,在她20歲時,對於世界充滿了幻想,但今日可能因為網路資訊的發達,學生們能夠接觸到的訊息太多又太透明,導致他們反而因此茫然無措。王菱檥建議,有時應當傾聽自己的聲音,摒除外界資訊,選定一條自己想走的道路並勇往直前,只要踏出那一步,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家中花園,出身南部鄉村,王菱檥的成長過程是被植物環繞的,在婚禮也使用蔬果作為代表,象徵凡人在這特殊的一天成為主角,植物對王菱檥而言具有重要意義。 資料及圖片提供」柏成設計 採訪」林慧慈

羅尤呈 成為盡力追求精彩的魅力女性

Interior 320

羅尤呈,現任開物設計的營運總監,在採訪初始笑著表示她從小就是個「人生無大志」的人,從來沒想過會踏上設計這條路,成長至今的眾多歷程,都彷彿冥冥之中 有著指引般,引領她成為現在的自己;再加上凡事投入、專注以對且樂在工作的個性,讓她經手的空間作品豐厚、純粹又別具性格。此次邀請羅尤呈總監來與我們聊聊有關自我實踐、生活、工作的過程與趣事。 開物設計 / 羅尤呈 設計師羅尤呈自小與媽媽及3位姐姐5人住在10坪大的套房直到小學三年級,雖然套房窄小但裡頭五臟俱全,幼時的居住空間深深影響了她日後對於生活與空間的不同體悟;加上中學就開始多元化的打工經驗,例如咖啡廳、牙醫助理、產品市調員、設計助理…等等,這些經歷都擴張了她在生活與創業的思考上的觀點。現在的她有著多重身份,除了創業當老闆外,也已是兩個孩子的媽媽,經營公司以及和家人相處的時光,都是她珍藏且愉悅的部份。 開物設計作品-金棕時寓。羅尤呈細膩勾勒出業主鮮明的個人性格,並融合復古感與現代感兼具的美學輪廓,讓住宅空間更具靈魂風采。 自由的探索環境 羅尤呈總監提到,她成長於單親家庭,媽媽為拉拔4個孩子,一天做兩份工作,非常忙碌,因此她從小十分自由,不太會被干涉,回想過往,曾爬到屋頂上、水塔內,也常去鐵軌邊玩耍,現在想來雖然危險,但卻都是很棒的回憶,也在無形間造就她樂於探索與嘗試的性格。她笑稱自己是個無大志的人,沒訂立任何目標,國小時老師要大家寫下自己的志向,她都看同學寫什麼就跟著寫,也曾閃過成為家庭主婦的念頭;羅媽媽不太會給小孩設定框限,因此在填高中志願時,誤打誤撞進入滬江高中就讀室內設計科系,也在就學期間發現自己對於室內設計有極大的興趣,學習過程開心,並且能夠專注於製圖。學生時期打下了深厚基礎,再加上對設計的喜愛,讓她持續從事設計工作至今,她認為一個工作要走得長遠,自己一定要發自內心的喜歡,這樣才有辦法一直往這個方向前進。因為太愛這份工作了,她笑說自己完全沒想過退休這回事,只要懂得拿捏「做」與「休」的平衡,且體力許可的話,7、80歲也還想繼續做下去。   學生時期的羅尤呈,發現自己對室內設計領域有著極大興趣。因為家庭因素,造就她獨立、不依賴他人的性格,也在課餘時打工,一方面分擔家計,一方面也增進自己的歷練。 家庭背景雖然會深刻影響著一個人的發展,但成長成怎樣的人,還是要取決於自己的思想,羅尤呈表示,媽媽在某次責罵她時,曾說過:「我就負責到妳18歲,18歲以後都是妳自己的事。」她謹記著這句話,練就自行解決事情的能力,也懂得為自己負責。而現在自己身為母親,她最希望能帶給孩子們寬廣多元的思考能力,適時與孩子們分享所遇之事以及心情轉折,鼓勵他們不要侷限任何發展的可能,並勇敢追尋。 專注致志,是最重要的 羅尤呈總監自述是一位較為實際、務實的人,對事情不做過多幻想,可能跟成長背景有關,她有很大一部分的心力放在認真賺錢上,在求學階段也接觸過形形色色的各式工作,得到不同的歷練和眼界,其中「市場調查員」是最有趣的一份工作。市調員會先收到服務客戶、設定問題等資料,但若照著僵化的問題詢問,有極大的機率會被受訪者拒絕,如何讓對方在接起電話的幾秒鐘內,產生興趣,進而完成市調,極具挑戰性;羅尤呈從中養成注意溝通者回話細節的能力,也更能聽出話語中的情緒,受用良多。 社會新鮮人時期。熱愛設計工作的她,總是一投入就忘了時間,晚上11、12點下班是家常便飯的事,但她甘之如飴。 她很慶幸能進入自己最喜愛的設計行業,因此她更為投入其中,盡可能把所有託付做到最好,也因為一心一意的傾注心力,讓她放下許多庸人自擾的情緒或擔憂;她透露,現在遇到的年輕設計師,大多著眼於未來,卻忽略了當下該專注,或該確實完成的事,稍微本末倒置,其實當你把每件事都做好後,未來就能握有更多選擇權。談及學生時期與成為專職設計師的差異,羅尤呈認為學生時期的作品,終究是「作業」的一環,缺少了力量,但現在經手的案子,撇除個人美醜的主觀認知,每個都是她跟業主密切互動溝通後,全心、且一步一步完成的成果,格外感動,也十分有成就感。 近期工作照。身為兩個孩子的媽媽,她身兼母親和老闆的角色,盡力在兩者間取得平衡。她認為不論幾歲,都要保持自己的魅力,並在喜愛的領域或事物上持續精進與發光。 之所以選擇創業,她說是順其自然發展而成,身為經營者,在做決策時需要通盤考量,也須時時補足不足之處,最為困難的部分則是如何化解彼此想法上分歧,並找出可行的解決方法;「執著的好是堅持,執著不好是固執」,她告訴自己要適時放開心胸聆聽他人的話語,並從中擷取值得參考的建議。成為老闆後,多了許多接觸設計新鮮人的機會,她發現近年來台灣教育大多鼓勵學生勇於表達自我,說出想法,但在「傾聽」與「實踐」方面卻鮮少著墨,導致他們不太容易聽進別人的意見,甚或是無法放下內心既有的成見;有鑑於此,她在面對新同事時,會先傾聽對方的想法,從中理解他的個性,再採取適合的方式帶領,語言若未恰當使用,則會變隔閡,羅尤呈嘗試降低說教的比例,改以互動模式跟同事們相處,共事起來也更為順暢。 精彩,不需由他人定義 身為設計師與經營者,又身兼著母親的角色,詢問羅尤呈是否有覺得「女性」身分帶給她的束縛或侷限,針對此點她倒是十分豁然的表示:「說沒有是假的,但有到無法負荷嗎?好像也還好。如果將這些不友善的眼光或行為放大的話,我覺得反而把自己格局做小了;不論如何,我都秉持做自己就好的原則,只需對自己的內心負責,不需太過他人眼光。」不過,就現實面來說,因為女性的生理構造,若有結婚生子等計劃,的確會碰到比男性更大的時間壓力,不過她認為這是天生的差異,該講求的應是「思考上的平等」,只要有專業,自然有辦法跟其他人平等對談。 當碰到挫折時,羅尤呈是位盡量不抱怨的人,她習慣先分類自身遭遇的困難是哪一類型,再藉由閱讀來爬梳與釐清思路,從中找到問題的癥結,並內化成自己的養分;例如,她最近在閱讀《千利休:無言的前衛》一書,作者從自身判斷和立場出發,並非用世俗的眼光來詮釋千利休,這種新的思想觀點讓她在對自己產生懷疑時,就會翻一翻書,勉勵自己不需太過在意別人意見,或想得到他人肯定。 書籍是羅尤呈的精神糧食。她會針對自己面臨的狀況,選擇閱讀的種類,企圖從文字中得到心靈的安定,再全心面對眼前的難題。  提及心中的女性典範,羅尤呈說:「我媽媽是位很了不起的女性,或許不認識她的人會認為她就是一般的平凡女性,但我覺得她不論是思想或行為都很前衛,她理解自己在做什麼,也為自己的選擇負責與付出,她一人養大4個小孩,雖然辛苦,但她不會給我們任何人生方向的設限,並教導我們無論成為怎樣的人,都是值得欣賞的。」此外,她提到出社會後,她清楚了解自己很喜歡工作、喜歡在替客戶服務的感受,但也清楚自己期待與小孩、家人建立親密的互動關係,所以她很努力地兩者兼顧,「專注」依舊是她的不二法門,不去想兩頭燒的狀況有多辛苦,而是應該專心於眼前之事,並將快樂和成就放大,最終辛苦會過去,而幸福會留下。 對羅尤呈來說,近年的里程碑則為去年開始學鋼琴。幼時有位家境優渥的好友曾彈鋼琴給她聽,她一直記得這種悸動,但卻沒時間接觸,去年終於開始上課;她不期許自己的琴藝能多精湛,純粹作為興趣的培養,在閒暇時也多了種休閒娛樂。  最後,她希望每個女孩都可以不揮霍青春,忠於自我,不論幾歲都要保持著自己的魅力,並不間斷地接受新思想、茁壯內心,「活得久不如活得精彩,所謂的『精彩』,不需由別人認定,而是不愧於心,並為自己感到驕傲!」羅尤呈如是說。 資料及圖片提供」開物設計 採訪」陳映蓁

徐景亭 勇敢追尋自我

Interior 320

徐景亭,一位來自台中東勢的女性,現在是三重工業區巷弄中DHH Studio東海醫院工作室的負責人,很多人無法將「東海醫院」以及「設計工作室」兩者之間譜出什麼關聯,但小時候就想當一位藝術家的她,在家鄉歷經921大地震後,將家庭背景以及她至今努力創作的方向相結合,就成為她創立工作室的緣由。 徐景亭/DHH Studio東海醫院工作室 大學唸的是工業產品設計,在藝術家工作室做過助理,也在產品設計公司待過,後來小孩滿1歲,辭職在家接案,孩子滿2歲後,隻身前往荷蘭進修,出國前以老家的東海醫院作為創作發源地,回國後,在實踐大學當兼任講師,也在三重夫家的工廠的所在地,執行黑色聚落計畫,近年策劃了幾個她自己很喜歡的主題展,期望能一直跟著自己的內心走,和孩子一起成長,並且越來越喜歡自己。 從藝術家到設計師 「長大後想要當什麼?」是許多人兒時書寫過的作文題目,也是大人喜歡問小朋友的問題。徐景亭說自己小時候曾想過要當一位藝術家,雖然在懵懂的年紀對於藝術家的工作內容也不是非常清楚。兒時,母親讓家裡的孩子學習過許多才藝,舉凡鋼琴、畫畫、運動等;當時,家鄉的小鎮來了一對從新竹師範畢業的夫婦教授大家繪畫,從小好動又耐不住性子的徐景亭,在一次繪畫課堂上,發現自己十分專注在畫畫,而且完全沒有離開過座位,甚至被老師點名說:「大家看徐景亭,很認真坐在那邊畫畫。」這讓徐景亭突然驚覺,自己在做藝術創作時是可以如此的有定性。 國中時期的徐景亭。國小開始接觸正式繪畫班的她,持續畫到國中,也熱愛繪畫,曾為報考美術班而諮詢過學校的老師,老師當時只問了她一句:「是你想要還是你媽媽的期望?」這讓往後遇到的每件事情,徐景亭都會先問問自己內心的聲音。   高中就讀復興美工的徐景亭,在進行畢業製作時,發現身邊有的同學天生就是藝術家的體質,能夠不時浮現天馬行空的想法並著實呈現;相對地,她發現自己創作的時候,需要透過有條理的規劃並且有邏輯、概念、甚至是實際的理由去說服自我進行創作,比起其他同學,自己並不完全屬於藝術家的個性;所以報考大學時,留意到工業產品設計系,覺得稀奇有趣,就決定嘗試看看。   徐景亭在學生時期曾經幻想過自己的辦公室樣貌,畢業以後在設計產業也做過許多工作,當時未曾想過日後會成立工作室。 徐景亭的家中共有6位小孩,身為醫生的父親工作繁忙,管教之事多由媽媽負責。排行老四的她,父母對她的期許相對前面幾個姐姐少了許多,小時候會覺得自己在家中被忽略、不被關切,甚至覺得父母偏心;但現在回想,也因為少了父母期望的壓力,所以她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發展的方向以及想要做的事情。 對於設計行業的自我摸索 對於設計行業的想像是從高中開始,當時室內設計的授課老師,播放了一部影片,內容分為兩段,前段是大家印象中藝術家的樣貌,空間中有許多凌亂的東西,後半段則透過畫面闡述了一位設計師的邏輯和條理。影片的重點是要告訴大家,藝術家的創意並不是一定要自由奔放,做好一個作品,仍然必須要有規劃,這證實了她對於設計的憧憬,設計是理性與感性的碰撞而生。 起初是為了小孩而辭職,因緣際會下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現在的她可以追隨內心的聲音,選擇自己想做的創作。 徐景亭覺得自己很幸運,一路上家人始終支持她想要做的事情,父母從小給予她的觀念就是:「自己決定的事情,就要自己負責。」所以不管是她轉換工作、投身創作或是成立工作室,母親都只會問他一句:「你有想清楚嗎?想清楚就好。」看似平淡的關心,卻也成為支持她一路走來最大的後盾。無論在求學或是出社會後的工作階段,對於設計產業她仍不斷在摸索,遇到挫折也會低落、心生懷疑,曾有段時間徐景亭認真思考過:如果自己要從事別的行業要做什麼?她認真地寫下關於設計工作的優與缺,去思考自己到底想要做什麼?最後發現,「設計」這件事情依然她唯一擅長且有興趣的。 社會新鮮人時期的徐景亭。畢業後因同學的介紹,進入產品設計公司工作,當時整棟大樓裡大概只有3位女性,而她是產品設計部裡唯一的女性。   徐景亭很早就步入家庭、結婚生子,但她對於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並沒有被傳統觀念束縛。雖然為了陪伴小孩,徐景亭選擇辭去工作,然而那一年也成為她事業的轉捩點;在參與一次荷蘭的工作坊後,重新燃起她想要到荷蘭讀書的夢想,2007年,在丈夫與家人的支持下,前往荷蘭進修。   維持生計的工作、想接觸新鮮事物而接下的案子、為自己而做的創作,這3件事情從徐景亭畢業後都持續在實現,為此夫妻兩人曾有觀念上的摩擦,徐景亭說:「丈夫是她最大的阻力卻也是助力。」為了說服丈夫,她不斷透過分享、參與和溝通,至今,讓丈夫成為最支持她的人。   2019臺灣文博會工藝中心「茶 3.1415」。徐景亭以茶走入生活為概念,提出「以茶為圓心,工藝為半徑,畫生活為圓周,看見文化的面貌」的展覽。 1999年921大地震的發生,讓身為設計師的徐景亭希望為家鄉有所貢獻,開啟了「東海醫院展覽」的計畫,透過展覽也藉此讓家人了解她的工作。大多數的人都不太會主動與家人分享工作內容,雖然她的個性是,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力行,但她會透過讓家人參與,像是拉著丈夫跟她一起擺攤、佈展,將家族回憶的東海醫院改建成裝置展等,讓他們看見自己持續在做的事情與努力。 認清、接受與突破 儘管現代社會開放,但很多既有觀念仍然存在。畢業後在產品設計公司,徐景亭就遇到了薪資不平等的待遇,耿直的個性讓她決定直接與主管溝通,最終也獲得解決;而以往出差外派都不曾有什麼問題,但婚後,她卻不時會被關心幾句出差時間會太久嗎?丈夫同意你出差嗎?等的詢問。徐景亭才發現原來女性性別與已婚身份在職場上,仍是一個無法完全抹滅的標籤,但隨著社會的改變以及她自己成立工作室後,這樣的狀況也慢慢減少。她鼓勵大家,遇到事情不要壓抑著,透過理性、適當的溝通來爭取自己權益,不管最後有沒有成功,至少努力過。 徐景亭覺得每一次閱讀都能從書中獲取新的想法,或是喜歡的句子來激勵自己的生活。 一路走來徐景亭都忠實地做自己,人生的每一個階段都有幫助她還有促使她前進的動力,談到崇拜的典範,學生時期很憧憬實踐大學的建築系老師安郁茜,不僅聰明、有氣質,講話還很有氣勢;她還想起荷蘭Design Academy Eindhoven學校的Lidewij Edelkoort校長,每一場演講都是座無虛席,她的個人魅力是旁人學不來的,同時讓她意識到發掘自我特質的重要性;還有荷蘭設計師Atelier NL,他們創作的過程,會追根究底的去探索原料、尋找它背後的脈絡,這與她現在追求研究、探索的創作理念不謀而合。 給自己的紀念禮物是特殊的戒指。徐景亭說她比較少會買禮物送自己,有時候會收藏特殊戒指,另一個最喜歡的事大概就是換新電腦吧! 最後徐景亭從自己的經驗總結出這樣的結論:「認清自己、接受自己、突破自己。」也是她送給同樣努力生活、實踐自我的女孩的鼓勵;每一個人都有優缺點,在看清自己的本質後,要學習接受自己的好與壞,不要原地踏步,這樣才能進一步去突破社會對於女性與自我所設立的框架。 資料及圖片提供」DHH Studio東海醫院工作室 採訪」歐陽青昀

韓華集團總部大樓 「就地」改建 響應環境

Interior 320

韓華集團是目前全球第三大光伏設備生產商、韓國排名前十的企業,集團將可再生能源作為未來的發展目標,並將自身定位為全球光伏行業的領導者,其產品和服務主要涉及3個領域:製造建築、金融以及服務休閒。集團總部坐落於首爾清溪川,由UNStudio與外牆設計顧問Arup以及景觀設計師Loos van Vliet共同合作改建,期望營造一個健康、靈活並帶有集成太陽能電池板且可持續發展的辦公大樓,展示韓華集團的品牌價值和企業願景。   就地改建 此次改建以環境為優先考量,不做單純的拆除和新建,而是透過「就地改建」,將施工採用每三層為一個單位的方式,確保員工在整個裝修過程中仍能繼續在大樓中工作,兼顧改建過程中所有相關者的權益。改建範圍包括辦公大樓的外部立面,內部公共空間、大廳、會議室、禮堂、行政區域以及景觀區域等。   響應式外牆與景觀 受自然條件影響以及環境的驅動,UNStudio透過改變外牆面板的位置呈現出多樣化、不規則和錯綜的特性,改善了原有大樓的室內氣流。   將原有外牆的不透明鑲板和單層深色玻璃用透明的隔熱玻璃和鋁框架取代,北面外牆保持通透開放,實現大樓內部的日間照明;南向外牆因會直接面對太陽,所以透過改變窗戶玻璃的角度與設置挑簷形成遮擋陰影,避免陽光直射,光伏電池則被放置在擁有最佳的陽照射量的南/東南外牆的不透明鑲板上。廣場的景觀設計吸引人們從四面八方進入,綠色植栽巧妙的為人們規劃出座位區域,也可以滿足私人休閒以及大規模聚會場所的不同需求。   內部概念 內部大廳延續了室外景觀的概念,運用天然材料和綠色植物為人們營造輕鬆舒適的工作環境。大樓的主題色和木製裝飾巧妙地融為一體,北側和南側入口處的咖啡角為樓內工作人員提供了社交互動場所。為了引入光照,提高了辦公樓大堂的樓高,並透過太陽光線的照射軌跡,為建築外部立面與內部空間形成連為一體的視覺效果。 電梯間內部的設計元素和照明形成了直觀的引導效果,無縫串起所有辦公樓層的公用區域和走廊,同時實現了工作區域和不同類型/大小辦公室的靈活分配概念。封閉的會議空間,則以不同程度的透明玻璃做隔離,滿足隱私卻同時確保會議空間充足的光照。   韓華集團希望不僅為員工提供專業的辦公空間,同時也有社交聚會、休閒場所的規劃。28樓的餐廳,以溫暖的木質色調、天然材料以及綠色植物創造出一個員工可以恢復精神和活力的空間,餐廳以色調區分為多個不同區域,提供不同類型的美食和餐飲服務;私人餐廳則配有深色的木質色調和精細的照明,給人更為親密的感覺。 27樓的行政樓層包含較為正式的會議活動用區域,和非正式的社交聚會用區域;在這裡,規劃了多個具隱私的個性化空間,包括小型會議、大型集會等,實現了在不同配置下開展工作和會議的多種可能性。 編輯」歐陽青昀 圖片及資料提供」UNStudio

OMA新作 韓國Galleria百貨

Interior 319

1970年成立的Galleria是韓國最大的高級精品百貨公司品牌,以販售名牌和高級商品為主,領導了韓國的流行時尚趨勢。Galleria的第六家分店選址在首爾南部的光教,是近10年以來品牌開設最大的百貨分店,建築佇立在新城市發展區的中心,周圍被高樓住宅包圍著,「Galleria光教店」希望成為附近居民生活的一個焦點。   2020春季,由OMA(大都會建築事務所)克里斯•范杜恩(Chris van Duijn)設計的「Galleria光教店」正式開幕。建築造型猶如石塊一般,搭配馬塞克石材外立面讓人想起鄰近的水原光教湖公園的自然景色,而在石材體量上開鑿出的公眾步道是為文化體驗而設計。 公眾步道由一連串漸落的平台組成,不僅連接公共人行道至天台花園的動線,同時帶來展覽和表演空間;步道有著像經過雕琢寶石般的多棱玻璃立面,與不透光的石材形成強烈對比,路人可以透過玻璃看到室內的零售和文化活動,同時建築裡的人們則以全新的視角觀賞光教的城市風光,為傳統百貨公司的購物體驗引入創新元素。   韓華Galleria總裁及首席執行官Eun Soo Kim表示:「Galleria光教店透過與世界級建築師OMA的合作,收穫了一座在國內外廣受好評的創新建築。其設計有別於傳統百貨商店形式,採取了通過公共環路將光線傳導至大樓各部位的嶄新模式。Galleria光教店將會是最美的百貨大樓,有望成為代表韓國乃至全球的一座獨特地標,為顧客提供新穎的購物體驗。」   編輯」歐陽青昀 資料及圖片提供」OMA

第一屆IFI GAP全球大獎於杜拜圓滿舉行

Interior 318

由梁志天設計集團創始人、國際室內建築師/設計師團體聯盟(IFI)主席梁志天發起的第一屆 IFI 全球大獎計劃(IFI Global Awards Program, IFI GAP)於2020年2月26日在杜拜圓滿舉行。IFI GAP 是室內建築/設計領域的全球最高榮譽獎,旨在選出及肯定國際最優秀的設計師及設計作品。   IFI GAP 共設四個獎項:IFI大獎(IFI PRIZE)、IFI同業貢獻大獎(Fellows of IFI)、IFI 設計新聞獎(IFI Design Journalism Award)及IFI 卓越設計大獎(IFI Design Distinction Awards)。(詳細得獎名單請見:https://ifiworld.org/gap/ifi-gap-winners/)   IFI 獎座由國際知名設計公司 Zaha Hadid Design 精心設計,並由頂級意大利天然石材品牌 CITCO 定制。獎座的流線型幾何設計充滿動感,以10款不同的石材來劃分設計類別,並運用同一款石材展示金、銀、銅獎的聯繫,表達合力創作出卓越設計的精神。 本次共收到來自38個國家及地區,近600份參賽作品。其中最高殊榮的IFI大獎由Gensler創辦人Arthur Gensler先生奪得,以表揚他在室內建築/設計領域所作出的傑出貢獻。Arthur Gensler同時也是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和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客座教授,並獲選美國《室內設計雜誌》(Interior Design Magazine)的名人堂的特許成員。   同期舉行IFI全球會議及IFI全球會員代表大會。在歡迎儀式上,梁志天先生代表IFI與杜拜市簽署IFI 室內設計宣言,旨在推動政府和當地設計行業的聯繫,為雙方的合作提供建議。   梁志天在任主席期間,IFI與不同國家和城市簽署並落實了此宣言,包括日本旭川市、瑞士蘇黎世、上海、廣州、深圳等。至今,全球已有 127 個國家和城市簽署此宣言。   而在IFI第29屆全球會員代表大會上,匯聚了全球近 20 個國家及地區的業界協會代表參與,梁志天為IFI 57年歷史來首位華人主席,今任滿主席職務,正式交棒予 Titi Ogufere女士及新一屆理事會。 圖片及資料提供」梁志天設計集團 編輯」林慧慈

OMA首件峇里島酒店設計案 Potato Head Studios 竣工

Interior 318

由OMA管理合夥人大衛 ‧ 希艾萊特(David Giaontten)、專案建築師馮達煒帶領設計﹑Potato Head委託的 Potato Head Studios,已於峇里島水明漾(Seminyak)開幕,這是OMA首個同時為旅客和當地社區量身設計的酒店設計案,其地面空間向大眾開放,歡迎不同人士使用,既是酒店舉行文化節目的場所,也是當地居民的日常活動空間。   峇里島的渡假酒店,往往由旅客獨享,OMA在此作挑戰渡假酒店為旅客專屬的概念,打開空間面向一般大眾。建築師大衛 ‧ 希艾萊特表示:「峇里島的文化精髓,在於不同文化之間的互動。」Potato Head Studios除了提供私人酒店房間和設施,更同時創造公共空間,使來自不同地方的人們能於此聚集、彼此互動。   全案設計主軸以印尼的文化脈絡為依歸,利用開放平台與環境接壤,酒店多處使用混凝土質感的牆壁,由本地工匠巧製,走廊的立面設計則受峇里島傳統占卦曆「蒂卡」(Tika)啟發。   Potato Head Studios的建築為一個由基座柱子抬升起來的環形結構,裡面是私人酒店房間及其他設施,包括展覽空間及可以觀賞日落的酒吧。抬升的結構騰出地面間作為「開放平台」,直接通往海灘,而此空間充滿可能性,是節慶、文化活動及日常活動的場所,讓大眾共同體驗峇里島的當代文化。酒店屋頂作為向大眾開放的雕塑公園,設有一條公共走廊連接酒店餐廳、泳池及水療設施,並通往雕塑公園。    Potato Head創辦人Ronald Akili表示,他們的目標是為酒店業帶來一個嶄新的營運模式,而非改變行業本身。「假如我們能夠將人們聚在一起,享受好時光,並為他們帶來意想不到的體驗,他們便會受到啟發。」他稱讚OMA的設計完美地傳達了集團的意念:「創造一種嶄新的文化機構,糅合公共與私人空間、旅客與當地居民、未來願景與傳統手藝。」 資料與圖片提供」OMA 攝影」Kevin Mak 編輯」林慧慈

HMM-專注人器之間的互動 賦予日常用品全新靈魂

Interior 316

2019年金點設計獎甫於12月5日舉行頒獎典禮,公布30件「年度最佳設計獎」得主,並從中再選出兩件分別獲得「年度特別獎(循環設計/社會設計)」。來自台灣的HMM以「W Glass玻璃杯」榮獲年度最佳設計暨特別獎(循環設計)殊榮,且品牌在國外也日漸嶄露頭角,深受市場及消費者的喜愛,《室內》雜誌於本期報導中邀請HMM設計師劉嘉勝(小美)及品牌發展Michael,來與讀者分享品牌發展的點滴歷程,以及雋永經典的設計在他們心中是什麼模樣。     HMM產品設計-劉嘉勝 HMM是台灣在地品牌,2014年正式從廣告設計公司的業餘計劃獨立、努力朝著正經的方向轉型,希望透過對日常器物的重新詮釋,打造更為理想的「人-器互動」,專注於錘鍊獨特而人性化的細節,以貼近自然的素材、純熟的工匠技藝,演繹成生活中簡單而雋永的一道風景。劉嘉勝為HMM產品設計師,秉持對咖啡和設計生活的熱情,為HMM開發工作利及咖啡用系列,善於挑戰艱鉅的任務,HMM一系列獨特的產品語彙皆出自其概念,發揮產品創新結構,同時保有簡潔經典的設計。 重要得獎紀錄: 2014德國紅點榮譽獎 2017金點設計獎(年度最佳設計) 2018日本Topawards Asia包裝設計獎 2018文創精品獎-最佳產品設計 2019德國iF設計獎 2019文創精品獎 2019金點設計獎(年度最佳設計) 2019金點設計獎年度特別獎(循環設計) 由三個英文字組合而成的品牌名稱,背後內含著許多深意。設計師劉嘉勝(小美)表示,HMM是從廣告設計公司minimax獨立而出,目前已是2.0的版本,1.0版在當時其實僅是公司內部設計師的side project,大家製作一些跟日常生活有關的設計品並小量生產,爾後,在因緣際會下與某個廠商合作推出高音質耳機,得到熱烈迴響,遂開啟了hmm走向獨立品牌HMM的大門。現在的HMM三字定義為Human、Mechanic、Method,也就是所謂「人技法」,推出的所有商品均內含人的溫度、工匠的技藝、以及設計師的想法。 每一件既存器物,都能有更動人的詮釋 以「人技法」作為品牌發展的核心架構跟精神,小美認為「人」是當中很重要的關鍵角色,他所設計的物件力求朝向實用性的面向發展,希望可以讓日常生活更為便利且有質感。團隊擅長從觀察中找尋靈感,比如說品牌近期推出的「隨意板夾」即是觀察到大眾在使用板夾時面臨到諸多限制,遂透過可隨意吸附的夾子,改善直橫不易轉換的問題,並將板子、筆、夾子三個功能合為一體,秒拿即寫,兼顧創新與實用性。 另外,商品中亦飽含著台灣在地工匠的純熟技藝,具有靈魂和生命力,使其成為你我生活中的良伴。除此之外,如何精準地發掘市場缺口、或設法滿足消費者所重視的部分,則是HMM的長處,舉例來說,消費者在購買杯子的時候,首要的考量不是容量,而是視覺感,於是在杯子的製程上,他們對於感官效果、細節等處格外仔細。 有鑑於大家都喜歡購入「有故事」的東西,品牌的經營方向遂由此切入,每項商品都會花許多時間陳述設計背後的發展脈絡,再以影片等貼近時下動態趨勢的方式與大眾接軌,讓大家對理念、發想、製成過程更加理解,進一步增加話題性及消費者的品牌認同感。 若商品需要特別大量的溝通時,便會採取上募資平台的方式進行推廣,根據統計一般購物網站的停留時間大約僅有30秒,而群眾募資平台上卻可達約200秒,等於有相較其他網站更充裕的時間可以講故事,能充分說明產品屬性和細節;Michael則補充說到,他們企盼透過改良唾手可得的日常用品,帶給大家經典質感與舒適的氛圍,讓設計跟生活的距離不這麼遙遠。 有趣的是,小美顛覆外界對設計師大多注意外在物質的印象,刻意將自己維持在「最低限」的狀態,因為當人處於不滿足的情況下,就會想盡辦法要求自己突破,他不追求物質慾望、喜愛運動、出門在外盡量搭乘大眾運輸工具,從不同角度多觀察這個世界,藉此保持對設計的熱忱和靈感;再者在品牌的經營角色中,他除是設計師外,也身兼客服人員,能第一時間收到消費者的回饋或批評建議,亦有助於他彙整資訊,轉化成自身設計養分。 HMM至今大約創立5年,Michael認為這段日子中最大的收穫是人的成長,經營品牌很辛苦,不論是在銷售、商品製造、品管等,每件事情都需要做全盤的思考,人與人之間也須磨出一定的合作默契,才有可能肩並肩繼續往下走,另外,日以繼夜的研發過程、長途跋涉的參展等亦會帶來體力上的負荷,但挺過這些關卡後,他覺得團隊所有成員都蛻變成更好的人、變得比以前更堅強也更樂觀。 廢棄玻璃原料的新生 此次榮獲年度最佳設計獎暨特別獎的「W Glass玻璃杯」,是HMM與春池玻璃合作推出的產品,春池玻璃身為台灣最大的玻璃回收廠,一年可回收近10萬噸玻璃,全球僅次於瑞典,而春池也有感於日益嚴重的資源浪費問題,提出玻璃永續再生計劃「W Project」,讓設計職人以可被100%回收的玻璃進行創作,提升循環經濟的價值,更可為社會環境責任盡一份心力。 HMM的玻璃杯由台灣在地工匠手工製作,使用回收玻璃製造,將窯爐加熱到1400度,讓玻璃呈現液態膏狀後,採「壓鑄」方式製作,厚實杯底帶來渾厚美感,再輔以老師傅多年累積的經驗,用高溫噴槍修整細節。 設計概念以生生不息作為出發點,將時鐘的刻度轉化成十二角面的優雅稜角,暗喻時間的流動,玻璃染色工藝則賦予外觀熟成的琥珀色澤,一體成形的把手實用防燙,精算的高度帶來舒適握感,漸縮的圓形底部能讓杯身相互交疊,外方內圓便於清理。 小美提到,品牌推出的第一個商品「Mugr木柄杯」是長年熱銷單品,具有鑄鐵肌理的獨門泥漿釉在窯燒時很容易因為溫度的細微變化而產生瑕疵,且燒壞無法回收、只能丟棄,這讓團隊頗有罪惡感,於是便積極尋找其他替代性材質,讓民生用品能更有效地循環,而玻璃可達到零耗損的特性,可降低對環境的破壞。 Michael則表示歐洲市場非常在意環保,剛開始經營品牌時也收到許多指教,例如包裝、材質方面須修正,所以他們在設計的路上也是不斷摸索,希望找到之中的平衡點。 在2019年的紐約禮品展中,HMM以獨立參展的身分獲得大會頒發「最佳整體收藏獎」,小美表示他們致力於將台灣厲害的在地文化或工藝帶至國際市場上,未來也會持續發掘有潛力的加工工藝,並融入品牌的產品設計中,這過程就好像在創造一個文化般,雖然路途中困難重重,但HMM會一如初衷,帶著台灣在地職人與設計師的精神,踩著堅定的步伐持續向前邁進。 資料及圖片提供」HMM奇意果國際有限公司 採訪」陳映蓁

工家美術館

Interior 315

勤美術館自2012年成立,舉辦過許多貼近群眾的藝術文化活動,第一階段任務已於2018年底畫下句點,新的美術館將由國際知名建築師隈研吾大師操刀,為勤美草悟道街區注入新能量。 2019年初開始進行轉型工程整備期,邁向下一階段之時,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以擅長的策展轉譯與美學設計力,推動一項革新計劃-工家美術館,甫於11月15日正式開幕,藉由打開圍籬,打造一座結合工地、共享概念和美術館創意的基地,亦是新型態工務所的示範場域,除升級工地環境外,更希望透過民眾和社區的參與,展開與工地文化對話的可能性。 建築在熙來攘往的草悟道街區十分引人注目,期望以開放的新型態工務所兼美術館的角色拉近人與人的距離。攝影:CMP PJ Foundation 隱身於工地圍籬內的勞動者們,是創建文明的偉大英雄,這股看不見的強大力量,驅動著城市不斷向前邁進,然而,在每片被圈圍起來的荒地裡,辛勤工作的工人們,卻往往因為圍籬,加深了與民眾之間的距離和隔閡,而工作環境也擺脫不了不安全的刻板印象,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思索著是否能夠翻轉工地環境,為隱身於幕後的工作者提供舒適的休憩空間,甚至將工務所引入文化與創意,連結周遭街區,成為大眾彼此共享的生活場域,於是,「工家美術館」就此誕生。   「工」指工程;「家」則是一種歸屬感,而工家的台語「ㄍㄨㄥ ㄍㄟ」,則是共享之意。工家美術館基於過往深耕街區的能量,以無疆界美術館為初衷,並以友善工人的初心作為一切的出發點,打造出充滿工地意象的場所。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何承育表示:「如何讓台灣的工地文化被大家知道是工家美術館的起心動念,並嘗試把工地文化的信仰化為精神性的創作。」 美術館區域本質上仍是工地的一部份,但以實驗的精神,重新定義工地美學,在工人未使用之餘,打開空間,讓一般民眾也加入這場工地藝術活動,促進文化交流及在地認同,希冀透過建築、軟體等安排,再現更深層的文化與社會內涵。   眾多設計力共襄盛舉 構建美術館畫面 作為未來美術館的前導項目,工家美術館身負連結過去與展望未來的深刻意義,此次計劃集結台灣各領域創作者共同構建出最獨特的工地視野。 十禾設計的吳聲明建築師在18×18的方形基地中藉由虛(開放)與實(圍籬、牆面或戶外露台)的構成,串起鄰里生活圈,並保留基地原有的兩棵老榕樹,象徵著在地情感,也讓建築被綠意包圍;再以不斷向上層疊的階梯,讓人穿梭於樹木之中,與環境對話,企圖暗示我們所有的隔閡與不了解,都是因為對話不夠而產生,所以工家美術館的目標其實是產生相遇,讓正在創造未來美術館的工人們及民眾,在不同的分時概念下共享此地。 至於內裝設計則邀請無氏製作PiliWu-Design的吳孝儒操刀,他運用鷹架、浪板、三角錐等素材,將其轉化成具實用性的家具軟件,並符合堅固耐用、可隨意組合的特性,「形隨機能」的設計方式是他覺得十分有趣的地方;選用工地常見具警示作用的亮橘色作為空間主色調,再搭配多種具巧思的活潑亮點,如油漆桶吊燈、午休時間用水泥枕等,將工地師傅最熟悉的物件透過他們最不熟悉的語彙呈現,從中找到平衡點,並反轉大眾對既定場域的印象。   而視覺形象設計則完整點出工家的精神,生活起物googoods負責人莊騏鴻考量到工地予人一種未完待續的氛圍,故以未寫完、缺少筆畫的字來表現logo形態,期望藉由大眾的參與,進而完整美術館的全貌;他亦統籌了便當包裝、入口意象裝置、指引系統等,就地取材並融入工地特有的生活智慧。 而開館首檔展覽「荒島工神」則邀請攝影師鐘聖雄、平面設計師廖小子及服裝設計師李育昇共同合作,策展單位爬梳島國脈絡,結合傳統宗教、台灣文化等內容,並將神明文化映射在工地景觀中常見的電動旗手上,傳遞這塊土地的真實樣貌。藝術家Yen Shih Chieh以工地現場使用的機具、工人常聽的收音機為基本旋律,創作出契合空間主題的背景音樂;盂施甫藝術家的機械動力裝置「涼日」的圓形涼扇則為2樓帶來和煦微風;戴翰泓所創作的戶外公共藝術座椅「工地獸」使用鋼筋水泥等材料,期待能承載工地跟街區共同譜出的故事。 除提供舒適環境之外,工家也與台中在地餐飲團隊「好食慢慢」合作,製作出美味健康又飽足的工家便當,亦研發專屬的工地創意小食,與結合工地文化的特調飲品,供工地師傅與一般民眾享用。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希望通過這項計劃,集結充沛能量,表現出最具設計思考的新型態工務所。 資料及圖片提供」勤美璞真文化藝術基金會 採訪、撰文」陳映蓁

點睛設計韓世國:保持好奇心和熱忱,發掘更多可能性

Interior 315

近年我們時常在新聞媒體上看到海洋廢棄物對環境、生態帶來的巨大影響和危害,衝擊畫面總令人頗為震撼與鼻酸,工業社會帶來大量資源浪費與廢棄物,如何改善此一現象所產生的生態浩劫,是各領域刻不容緩的議題;我們身處於海島台灣,與海洋的距離更是近在咫尺,或可從你我的生活中著手,貫徹回收行為、選用環保材質物品等,為環境保護盡一份心。 本期金點設計獎系列報導專訪以「稻殼沙灘玩具組」獲得標章肯定,並入圍年度最佳設計的點睛設計總監韓世國,邀請他就循環材料與設計的專業,與讀者分享觀點。 韓世國 點睛設計創辦人,也是多所大學的兼任講師。多年實務設計經驗,擅長多種材質運用,獲獎經驗豐富,如金點設計獎、OTOP設計獎與德國紅點產品設計獎等。2011 年創立「DOT Design」品牌,目前約有60件 商品在市場上銷售,創作以生活的趣味為主,讓每個使用者,感受到設計的豐富與趣味性;2015年成立Design Labs,嘗試讓食物、茶葉、各種豐富的生活元素與設計結合,創造設計的無限可能。2019年起以循環材料產品設計為品牌主軸,關懷永續議題,展開具體計畫與行動。 現任: 點睛設計有限公司創辦人暨設計總監 中國文化大學、清華大學兼任講師   重要經歷: 2019年臺灣國際學生創意設計大賽產品設計決選評審暨召集人、沙灘玩具組Golden Pin Design Award、鳳梨纖維盤Golden Pin Design Award 2018年「經濟部工業局設計經濟力國際推動」計畫(計畫主持人)、竹叉匙 OTOP Product Design Awards、碎岩蠟燭 Golden Pin Design Award 2017 年至 2019年花蓮縣文化局文創產業個案輔導(計畫主持人)、德國紅點產品設計獎、點茶Chosen Tea 1869 OTOP Product Design Awards、點茶Chosen Tea 1869 Golden Pin Design Best of Best 2016年通過經濟部工業局能量登錄「DE 類設計服務機構」4項分項 點睛設計的命名,內含著希望自家品牌商品與更多台灣企業,能為生活增添畫龍點睛的感受,韓世國總監從事設計工作已逾21年,公司主要提供平面設計、包裝設計等服務,並於7年前開始推出自營品牌(Dot Design)商品。 韓世國將設計的價值視為根本,嘗試接觸各式不同的材料,並將其運用在商品中,或許有人會覺得這樣是否對材料的特性不夠專精,但對點睛設計而言,材料的專業在於每一個合作工廠或工藝家的本領發揮,設計功能主要是提升製成品的價值;這兩年來,團隊開始致力於環保材料的開發與結合,例如鳳梨纖維、香蕉莖、稻殼等,透過系列產品的推出,一再反映循環設計、循環經濟的概念,也是品牌近期的主要目標。   在地原料二次利用 友善地球 除從事設計工作外,韓世國亦長時間投入教育領域,他笑說「韓老師」是他對外的代稱,在教書過程中時常會針對學生提出的問題進行反思,加上容易接觸形形色色的人事物,讓他觸角更多元,也能更靈活的使用各式材料;近年的設計思維偏向「越在地越國際」,如何使在地元素及文化獲得更多關注和發展,是點睛設計欲探究的重點;台灣有許多厲害的傳統工藝,目前遭遇較大的瓶頸在於缺乏跟設計結合的機會,故難以讓大眾了解,韓世國因著自己的興趣和好奇心,主動跟各式材料洽詢合作機會,希冀改變既有產品設計的觀念和能見度,也希望透過設計力量傳遞良善的想法,讓社會跟環境變得更好。 「循環設計」一詞,意指從廢棄物中找尋可能性,從中提煉出一項新的材料製成產品,使用完畢可按照資源分類回收,並可自然分解,達到對環境無害、永續循環的境界,韓世國表示,台灣在處理循環材料這方面十分具有競爭力,再加上自己也想做「好的事」跟「對的事」,遂投入循環設計領域,經剖析發現大部分循環材料商品過於著重於材質面,應用於民生用品時,對手就是成本低廉且大量產製的塑膠製品,可能貴個5元、10元,就會大幅降低消費者的購買意願,轉而選擇塑膠品項,若無法單憑純粹的材料獲得市場青睞,設計工作者的功用即在於賦予物品吸引人購買的條件,藉此讓友善環境的經濟鏈得以持續運行。   此次榮獲金點設計獎標章肯定的「稻殼沙灘玩具組」,是以中部最大稻米工廠「三好米」,在製米過程產生的大量稻殼回收製作,在不添加塑膠的前提下,如何維持商品良好的強度,是設計團隊與合作工廠面臨的一大挑戰;為讓成份裡的天然稻榖粉末跟天然澱粉橋接,亦實驗了多種原料,在意材料是否可以百分之百降解,且循環設計的商品在高度、溫度、流動性等方面也有諸多限制,研發時曾進行多次測試和角力,也曾發生因為商品射出點不盡理想而更改模具等情況。 韓世國提到,放眼望去,海洋中大部分海廢都是塑膠瓶,若可以製造出能快速分解的瓶器,對環境最有助益,但現階段製作瓶器的技術尚未發展到位,他轉而思考什麼樣的品項是既可能被遺留在沙灘上,也能帶來教育意義;有鑑於量販店販售的玩具大多價格低廉,使用後隨手丟置在沙灘上、最終被捲入海裡成為難以處理的廢棄物的情形屢見不鮮,於是他決定推出稻殼沙灘玩具組,讓小朋友們在玩樂之餘也能關注環保議題。   點睛設計多次獲得金點設計獎的殊榮,2017年更以對環境友善的材料製成的山形禮盒奪下年度最佳設計獎,韓世國表示獲獎帶給他很大信心,讓他相信走循環設計這條路依舊能得到大眾的認可,也有助於推廣商品及理念,讓更多人知悉。 循環設計是件很美也很有意義的事情,但在台灣碰到最大的困境毫無疑問就是成本,韓世國不諱言投入此領域需花費更多心思,但得到的報酬卻不成正比,需要有滿腔熱血和理想才能支撐他持續耕耘,也因此他建議有意願踏入設計行業的人,凡事要保持熱情跟好奇心,面對每項專案都要專注投入,不將自己侷限於舒適圈,而是應勇於邁出步伐,並堅持下去,才有可能有所收穫。 資料及圖片提供」點睛設計 採訪」陳映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