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郭宗翰

個人簡介

2002-迄今 石坊空間設計研究│事務所 設計總監
2005-2011 實踐大學 設計學院講師
2000-2002 香港商穆氏設計 設計師
1999-2000 英國北倫敦大學建築設計系 碩士
1995-1999 英國倫敦藝術大學空間設計系 學士、 英國倫敦市政府大學藝術設計 國家檢定

空間異想

Interior 315 / 撰文及圖片提供」郭宗翰

武當山大殿、聚賢莊、六大門派圍攻的光明頂,我想讀過金庸的人對這些場景應該都不陌生,每每閱讀著小說,心思隨著文字進入了情節,腦中浮現文字描述的畫面,便會進入一種空間異想的狀態,想著光明頂擁有什麼樣的地貌景觀,如何可以容納六大門派眾多的門徒聚集?想著聚賢莊是否會是一座既有前後院,並且有著錯異樓層連結的獨棟建築?那武當大殿內被阿二踏破的青磚,它的材質肌理又是如何?一個未受過建築空間專業訓練的文字創作者,對於空間的刻劃竟然可以如此生動且引人入勝,彷彿你能隨著他的文字即刻進入異時空的動線旅程;殘酷的說,獨獨文字所帶你漫遊想像的空間,甚至要比現下許多業內所謂專業的空間設計者規劃的空間更加倍有趣。我想,這就是所謂人文素養厚度與創作底蘊的差距吧!

這個時代有些設計者會利用網路快速瀏覽世界各地的作品圖片,進而擷取部份甚至整體復刻放進自己創作的空間裡,用最速成甚至本末倒置的方式完成設計,然而忘卻了設計應是依循創作過程經驗的積累,應當先了解原意(像是創作者的原始概念),在深度理解後,找尋與自身設計案相對應的連結點,進而深化研究,將之轉換為適切的設計語言植入作品裡,而不該僅是為求速成或漂亮,就囫圇吞棗的組成設計拼盤,完全忘記求證分割比例的美感,這種作法是無法創作出真正感動人心的真實空間;記得,設計作品不應該只淪為空有漂亮取景角度的空間。當然,金庸的文字創作層次遠高於我所討論的境界,或許更需要的是那麽「一點」人們所說的天份吧!

「異想」或許是一個既正向也負面的詞彙,但我以為,若是將它放在對創作能量探討上,應讓是利大於弊的;試想,若是金庸寫作時少了對於武俠、歷史、人物、場景的一些異想維能,又如何能在他的小說作品裡持續讓你我發出驚嘆呢?甚至發覺小說中的某個角色特質就像是生活周遭的某人,那樣地貼近你我又那麼地難以想像,我想,這可能也說明了,設計與創作其實是生活經驗的一種延伸。當然,除了部份異想的謬思性,其他部分絕對依然需要佐以邏輯縝與世界觀設定的合理,或許我們可以將異想的權利視作為設計創作者的「好寶寶貼紙」吧!這是少數工作,可以從一開展就具備的義務。

在設計時,期許我們能確實且踏實地作好每個前置準備工作,紥實投入個案研究,不要本末倒置而倒行逆施,或是只想取巧快速地完成;對設計思考的修煉,應該就像每日回家確實洗淨個人的專屬手帕,日復一日執行,不要因為或許一時沒有用上它,就不再重複照顧及準備,因為當有一天你真的需要時,它會是一條可以幫你清潔臉上污漬並且具備你獨一無二味道的手帕,而不是一條連標籤都還掛著,只為了得到好寶寶貼紙的「那一條」手帕。

其他推薦

設計大改造

設計師向來都傾向創作迷人美麗、色彩斑斕的作品,但無論作品有多動人,不代表它能在日常生活中支配人們的生活。

從設計教育談起

藉《室內》雜誌專欄整理回台10年執業與教學心得,也分享設計思想,面對巨大系統並嘗試改變,唯有從根部著手,翻轉觀念,讓時間作用;當因緣俱足,進化跳躍可待。首篇是關於建築及空間教育與制度隱憂,提出觀察五點。

由競賽看設計論述的重要性

近年來由於資訊流動快速,設計圈對於國外的各項活動及競賽訊息交流的極為頻繁,參與競賽似乎蔚為風尚,競賽被視為自我成長的評量以及商業行銷上的方式,舉辦方式也從早期只需提供作品資料、作品照片,演化到必須親臨現場面對評審團present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