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冠宏HOM

個人簡介

無有建築主持人。

東海大學建築學士;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建築碩士;東海、北科大與台科大建築系所兼任助理教授及講師;前紐約貝氏家族(貝聿銘)建築事務所建築師;荷蘭FRAME、義大利A'Design、德國紅點、美國IDA與新加坡SIDA等國際獎項;金點、TID、老屋新生獎與台北設計等台灣獎項;台灣建築報導雜誌挑選十位新生代建築師之一。

從設計教育談起

Interior 315 / 撰文及圖片提供」劉冠宏

藉《室內》雜誌專欄整理回台10年執業與教學心得,也分享設計思想,面對巨大系統並嘗試改變,唯有從根部著手,翻轉觀念,讓時間作用;當因緣俱足,進化跳躍可待。首篇是關於建築及空間教育與制度隱憂,提出觀察五點。

第一點,對於獎章與證照的迷戀。美學素養培養不易,設計專業在文明發展中也相對成形緩慢,在民眾缺乏美學與設計判斷能力時,以考核制度或獎章作為參考標準無可厚非;但台灣現今還依賴此形式,忘卻背後意義是設計專業,成為設計產業向前躍進的阻礙。當邁入成熟文明,應從教育著手培養民眾思辨與美學判斷能力,產業競爭汰換回歸市場機制,證照考核簡化為基本資格取得,獎章僅為某取向與努力證明。

以建築教育為例,今日學生未畢業或一畢業,便立志最快速考取建築師執照,而以當今建築師考試流弊,學生於畢業前便進入補習班,甚至沒有工作經驗便可考取;畢業後不進入事務所按部就班累積實務經驗,而是工作之餘,甚至必須長期請假,在補習班內進行死背與解題。這個現象反映出幾個問題,一是執照取得具立即功利性、考試內容與方式偏頗,以及學生志向失焦。至於空間設計類科系每到畢業季,北中南充斥許多設計獎項與展場展出,讓學校與學生們疲於參賽,奔命於各展間,甚至付出大量的金錢參展。學生攤位競相在醒目位置貼上各獎項榮譽標章,名目是增加日後工作的機會與得到評審關愛。每年一度的煙花表演,炫目燦爛後,學生畢業卻半數以上另謀他就,產業界依然在毫不相干的平行世界。對於教育的本質與目的,依然乏人討論。

第二點,回歸教育本質。教育的目的是為了文明的推展與延續;空間設計教育是為了培養獨立思辨能力,能解決問題並創造美好空間。同樣,證照不是學習的目的,只是簡明檢核資格;榮譽獎章也不是目的,是前進路上的鼓勵,學校不應過度要求學生以獎項為設計目標。功利思維無法培養健全的設計者,短視近利也難以創作出具深度,有空間精神的作品。唯有將「手段」與「目的」兩者釐清,以遠大理想訂定當下方法,才有可能破解現況迷思與莫衷一是。

第三點,課程內容與評圖制度僵化。台灣現代設計教育引入已經數十年,八九成設計系所至今還是相同教學內容,並以評圖方式作為總結。一甲子的制度並未隨著環境、教育者與受教者的改變而與時俱進。

評圖確實是建築設計專業,需要大量思考辯證的良好檢驗方式,但當代思潮與材料科技多元發展,網路脈絡與業外的多向連結,空間設計教育勢必分智分流於其他不同探索領域。這些新方向與不同成果,並不全然適合單一的評圖方法檢視,應當給與不同評判標準,提供不同展演方式,鬆綁單一價值判斷。比如新材料、真實構築或藝術類型表現,不需要創作者與評審們相互辯證,也不適合評圖場所限制;藝術取向適合以藝術發表方式呈現,不是與現場少數老師的對談。

而核心設計課(Studio)現今還是停留在每位同學畢業前必須做過許多不同題目,甚至每學期輪替幾位老師,這樣做法原意是希望學生接觸多樣類型、不同老師;一來找尋自己的興趣,二來快速適應業界,或是豐富作品集獲得青睞。但對於當代晚熟學生,多位老師不同說法反倒是種混淆,無法達到萌生自身想法的目的;面對多種類型設計題目,反倒瓜分各個設計時間,讓專注與思考停留在表面。同時這教學方式是否也意味著認同「快」、「多」和「廣」的重要性?這與筆者對設計本質的理解不同。

成熟設計產業,設計師多是專注某個尺度,追求深化與成果高度。公司徵求幫手時,也是以作品集呈現質感、設計能力或工作紀律來做篩選,不會太過重視「量」或「廣度」;實務的設計操作不可能以學校作品與公司業務相符作為挑選目標。卓越設計很難短時間產出,執業設計師很難經手各種機能項目。教育應該信仰卓越,重視深度,而不是廣度;教學應著重思考啟發,培養舉一反三與自我學習能力;這反覆磨合設計至卓越的觀念與紀律,能為將來執業奠下基石;再者,體驗過卓越境地,更勝練習過幾個不上不下的方案。

第四點,教育與產業界關係導正。當今產業供需平衡與成熟,市場機制進行淘汰與強迫進化,已大體區分出商業服務公司與研究實驗性公司,而後者屬於小眾的設計師應當參與更多教育工作,以師徒制讓相同志向學生在現實又具理想的事務所學習,結合業界實務與學術理論兩者,逐漸逼近國際頂尖水平。而走向純理論、新材料、新方法或藝術性表現的組別,自然可以在學校或是更多元的領域中學習。但現今教育制度對於業師的待遇極低,也沒有撥給研究資源空間,甚至教評會選擇老師標準也非常僵化,以至於有理想的設計師無法結合學校資源從事前瞻研究,不能帶領學生進行實驗與測試。而理想性事務所失去學術界的支援,在實務界生存更加困難,或被迫轉向商業經營。學校教育、實務執業與學生們,合則利分則害。

教育要導入良好具理想性師資進入校園,要破除學經歷的評選標準,以作品是否擁有實驗性,是否具輔助研究價值以及是否為未來前瞻為挑選目標,並以具實務經驗主導的委員會進行篩選。同時給予業師足夠待遇,提供研究與人力資源,讓其無縫接軌應用於實務。打破校園與公司的藩籬,讓有志學生進入研究型事務所,在做中學,學中做,回到身教與言教的理想,讓學術與執業一體化,讓學術論述價值被具體化、被彰顯。

第五點,改變「成功」刻板印象。所謂成熟大人時常批評學生畢業設計題目過於個人或細微,再來批判其志向工作選擇為小確幸;但評論者卻回頭稱羨先進國家職人精神,令人啼笑皆非。必須破除對於事務大小或寬廣的既定價值判斷,了解文明進展在於追求卓越,不是特定事物或既定大小。職業無貴賤,卓越與大小種類無關。每日緊守一間小咖啡店,專注煮好每一杯咖啡,誠心敬意對待每一位客人,就是卓越;對社會大眾的幫助與影響,絕不少於所謂成大事者。我相信,新世代學生們被批評的小確幸將是未來台灣職人精神。

必須去除功利主義思維,去除追逐金錢的迷思,去除對尺度的迷戀,去除傳統成功的標準。鼓勵學生認識自己,由自身出發,關心細微小事無妨,教學目的在推進他們到卓越領域,提醒他們維持平衡狀態,期望他們碰觸生命本體與存在核心。有朝一日,當他們需要時,必能舉一反三觸類旁通,將其他想望做好。這與追求設計深度相同,當碰觸過卓越境地,眼界與理解必將不同,理想也將投射更高更遠,終將勝過僅有廣度但淺顯的人生。或許當代文明亂象解法是做好本分,不好高騖遠不肆意批評,不隨意猜測夸夸大論。當關注內在,當思考深沉思慮周密,獨立思辨能力自會增長,不受外在噪音影響。

其他推薦

設計大改造

設計師向來都傾向創作迷人美麗、色彩斑斕的作品,但無論作品有多動人,不代表它能在日常生活中支配人們的生活。

由競賽看設計論述的重要性

近年來由於資訊流動快速,設計圈對於國外的各項活動及競賽訊息交流的極為頻繁,參與競賽似乎蔚為風尚,競賽被視為自我成長的評量以及商業行銷上的方式,舉辦方式也從早期只需提供作品資料、作品照片,演化到必須親臨現場面對評審團presentation。

風格型態,只是設計中的之一

最近因為過年的關係,我都在整理家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