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線性美學為靈感的實用派藝術家Stefan Heiliger

  「與其以一位家具設計師的身份介紹Stefan Heiliger,不如將他比擬為實用派的雕塑藝術家更為貼切。這位德國學院派設計大師在2005年夏末時節來到台灣,嚴謹內斂的個性中蘊含著令人會心一笑的幽默,展現著熱愛設計與美學的人生態度。

家具設計界的浪漫實踐者
  Stefan Heiliger和傳統德意志民族嚴肅拘謹的印象十分不同,他個性浪漫,喜歡享受藝術、音樂與美好事物。閒暇時,Heiliger會騎著登山車到山林中親近自然,記錄從大自然觀察的物體線條,將這類自由記錄的趣味視為隨性寫生與創作靈感延伸。攤開滿滿的手繪原稿,不難看出Heiliger對繪畫的熱情,他笑著說:「如果當初沒有從事家具設計,我想自己會成為一個畫家吧。」

  大學畢業後,Heiliger擔任德國Mercedes Benz(朋馳) 專屬設計師長達14年。之後至Offenbach(歐分巴赫)造型大學擔任教授,在豐富的設計品項中,Heiliger的創作總是透露著鍾愛柔性流線的特質。

  追求「美」,向來是Heiliger設計的最大動力。從小他就喜歡觀察美的事物,對於線條尤其著迷。從事家具設計後,甚至會事先預想家具適合的空間,將家具視為提升空間美學的推手。他推崇柔和的線條,喜愛透過外型柔曲的座椅來軟化空間氛圍,讓觀者從視覺感官上能產生出舒適柔軟遐想。就連Heiliger一件件總是惹人驚嘆的別致座椅,它們的創作動機都浪漫十足:想設計出能與美麗女士相得益彰的家具,讓人坐在其中產生最舒適優雅的姿態。

在藝術與機能中尋求平衡點
  雖然父母親是雕塑藝術家,從小浸淫在藝術環境中,Heiliger並沒有順理成章地跟隨雙親的腳步,他選擇在工業設計領域成為另一種型態的藝術創作者。

  他談到:「藝術工作不同於企業父傳子業的繼承模式,它關係到個人特質與喜好。我知道自己的創作方向與父母親不同,我想要給予人們可以擁有且實用的藝術品,這就是我要呈現的藝術價值。」

  自從70年代踏入家具設計領域,Heiliger就期許自己能成為一位具備藝術特質的家具設計者。他探究創造出更美麗且實用的家具的方法,運用抽象線條、幾何元素讓家具擺脫傳統笨重的身型,轉變為精巧又具現代感,達到擁有立體雕塑般的美感以及優雅線條的目標。

  然而,Heiliger也曾歷經藝術理想與家具市場雙方之間的拉鋸。他明白,藝術創作與家具設計的兩者角色截然不同。藝術工作者可以享有充份的創作自由。家具設計師在創作時就必須考量經濟環境、廠商需求、市場限制、顧客接受度、製作技術等眾多因素規範,最終影響作品生產的可能。

  經歷十餘年的設計生涯,Heiliger已能嫻熟掌握藝術與功能的平衡點。他闡述自己的創作哲學:「多年累積的經驗告訴我,雖然家具設計限制條件眾多,但是當設計者開始接受這些限制並且積極釐清後,反而可以幫助自己從這些限制中去發掘自由向度,更輕易拿捏設計底限,讓自己的才華往正確的方向盡情揮灑,享受另一種層面的創作自由。」Heiliger表示,現在正是自己抵達這個自由境界的階段,無論在人生歷練或設計生命都處於純熟的狀態,Frankfurt(法蘭克福)的Heiliger Collection不但是提供創作自由的空間,同時扮演著與廠商接洽的窗口。
 
創造流線型的藝術家具 
 
  看過Heiliger的作品,出乎意料的結構與線條,總是令人對他自由、獨特的設計風格感到讚嘆。深入探究Heiliger設計本質,他自我分析:「有人問過我,認為自己作品最重要的特色是什麼?我認為,最重要的特質是搖擺的線條。這種線條代表著自由與雕塑,外型結合了美學與功能性。」

   Heiliger喜愛用「流線型的藝術品」來形容自己的家具。他認為家具最重要的基礎來自於「好的線條」,設計師必須運用最簡練優雅的線條,去蕪存菁的表現家具結構及功能,提供人們更雅致的生活質感。創作時,Heiliger總是思索著哪一種線條和面材能讓家具看起來更美?哪些人體工學考量可以提供人們坐擁最舒適的姿態?哪一種質材是觸感最舒適?他說:「我想為人們設計出線條輕盈優雅的家具,除了美麗的外觀,也讓人們無論坐或躺都可以展現出個人最自由放鬆的姿態。」

  他以扶手椅為例,將設計焦點著重在減化椅座厚重的體態,利用流利的線條將椅腳、扶手等結構作一氣呵成的串連,透過純粹的流線形體表現結構與機能,達到輕飄纖柔的視覺效果,讓使用者能忘卻沉重和煩惱,盡情享受放鬆的愜意。在設計中,他也利用波浪線條作為美化人體姿態的利器,讓坐者無意間就能展現最婀娜多姿的性感。

體認客觀因素是設計者的重要課題
  在學院任教的Heiliger也喜歡與學生一同尋找滿足日常生活需求的新方法,引導學生用開放的態度去思索,勇於嚐試能讓生活更美好的設計。

   他認為,家具設計是以「人本」為基石的藝術工作,設計者要置身於體貼人們需求的角度去思考,才能避免作品流於不切實際的境況。他提到:「一件好的家具必須要能反應時代現狀,去照顧人們的需求。」

  教導學生時,Heiliger時常給予學生中肯建議,他說:「在課堂上,我常常和學生分享一個很重要的觀點,就是實用性。我認為將實用性、經濟和文化等考量列入創作是相當重要的。設計者應該密切觀察現狀,提供切合現代人需求的作品,並非一味的去假設20年後人們的需求而作設計,這樣作品方式會過於烏托邦,失去家具設計的本質。」

  Heiliger也常與學生分享靈感的源頭:「獲得靈感的第一個步驟來自於問問題,用心提問才能了解當代的需求,開始往正確的方向去找出答案,發掘靈感。」他觀察,教學生涯中時常看到學生只熱衷的埋首於眼前創作,卻忽略周遭客觀的因素,讓作品顯得盲點重重。他建議設計人,如果立志成為優秀的設計者,更應當培養適當將創作焦點轉移,時時自己坦誠面對作品,勇於接納別人提問,虛心聆聽外界意見的胸襟,這是最重要也最困難的課題。
 
保持創作習慣
  不論從學術或是市場角度來評斷,Heiliger都是一個十分成功的設計者。

  
回憶設計歷程,Heiliger表示一切幸運?非偶然。最初經營Collection時,也曾主動尋找合作廠商,為自己的作品打開進入市場的契機。歷經十年深耕,Heiliger無論在人生歷練或設計生命都已經抵達純熟狀態,廠商也相繼主動登門洽談合作。縱使經營模式不斷轉變,Heiliger始終保持觀察時代、繪製手稿、製作模型的創作熱情,從來不曾間斷。

   談起與眾多的合作廠商中最特殊的經驗,Heiliger回憶印象最深刻是與瑞士的 Strassler家具公司的合作經驗。Strassler深具藝術修養的經營者,在見到Heiliger的創作時就立刻明瞭其中想傳達的藝術內涵,以原創設計為範本直接進行生產,雙方默契十足的合作經驗,讓Heiliger有著如獲知音的感動。他感性的說:「對我來說,這種雙方契合的喜悅,是無法以市場上的數字價值作比擬的。」  

  至今,Heiliger的辦公室規劃著一整牆的模型展示架,上頭排列著他的最新創作。平日Heiliger浸淫於創作與教學的樂趣,當廠商登門尋求合作時,雙方就品牌精神或特別需求作分析,選擇適切的模型詳談細節,讓產品自始至終都不脫離產品設計的原創精神。

  
談到這些令人欣羨的工作際遇,Heiliger謙虛的表示,自己也是經過長期努力才抵達這個境界。他以自身經驗鼓勵後進:「勇於堅持你的設計生涯,不要被繁雜的因素去影響自己的設計熱情,永遠置身設計之路,積極與廠商合作,你也可以擁有和我相同的工作際遇。」

設計是生命的一部分
  在設計之外,Heiliger平時最大的興趣就是觀賞畫展、聽古典音樂。他認為音樂、藝術與設計工作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創作者都是在固定架構限制中,不斷發掘新靈感,挑戰更具內涵的表現形式。

  今年已經64歲的Heiliger,仍然保持旺盛的創作力,談到箇中祕訣,這位設計大師透露:「我正在享受自己熱愛的事,根本不會覺得疲憊。設計已經是生活中的一部份,我不會為自己設限,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都不會離開設計工作。」
採訪」劉蕙蘋

 

 
 
 
 
 
# 151
到美術館看展品也看建築
NAMU at W Seoul-Walkerhill,Korea
以線性美學為靈感的實用派藝術家 Stefan Heiliger
麗緻生活會館
Grace Life Masion
2005 GOOD-DESIGN
設計展
回151期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