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雕塑藝術者的空間美學想望

  身為一位專業藝術工作者,這樣的志向是注定艱辛的。尤其在台灣這片土地上,即使物質享受不斷提升,藝術與生活之間的藩籬仍舊一直存在著,藝術品如何走入生活,始終成為探討議題。

  多年來,立體雕塑品已成為柔化空間的最佳媒介,透過藝術品將空間從基本的舒適面提升至心靈感動的境界。我們邀請黃銘哲、郭旭達、林伯瑞三位堅持投身藝術創作十多年的台灣創作者,暢談他們的藝術生命觀以及創造空間文化觀點。



林伯瑞 用藝術作為人間顯微鏡
  還記得,那是個六月的陽光,洗沐於日光中的落地窗前,林伯瑞的白色雕塑正靜靜佇立著。女性的腿部曲線交織蜿蜒,構成一道似彩虹的浪漫弧線,當光粒子佈灑在雕塑上,具層次變化的光和影的對比中,那座氣息柔美又顯露著肢體力量的白色雕塑,成了我永難抹滅的美麗記憶。

雕塑心中的台灣迪士尼
  林伯瑞從國立藝專雕塑科畢業後,曾經在繪畫領域流轉8年的時光,後來還是無法忘卻雕塑魅力,決定到法國高等美院研習雕塑。法國6年的生活體驗,豐沛的人文和藝術環境,養成作品深刻的人文思維與自我探索特質。

  為什麼繞了一圈最終還是回到雕塑領域?林伯瑞說:「我小時候的夢想是創造像迪士尼般的樂園,帶給大眾快樂和感動。從某種角度來看立體雕塑,它可以由多元向度來看待、觸摸,就像進入小型的樂園一樣,觀眾可以選擇想玩賞的方式,這正是它最迷人的地方。」

  人,是林伯瑞最喜歡的主題,他喜歡透過觀察,粹練出人的肢體象徵,隱喻人間百態。他的作品中常見重複的人體符號運用,在展現肢體的力與美之外,還具有律動感與生命力。箇中緣由,可以回溯至多年前林伯瑞自法國回台後,在淡水河堤成立工作室的小插曲,當時淡水觀光業興盛,為了避免創作干擾,林伯瑞的工作室平日大門深鎖,僅留下門片下方三十公分高的通風窗口。他說:「當我坐在工作室時,看到窗口外形形色色的腳步姿態,就像人間的縮影般,每個人的旅程中都各自有其態度和目的。」窗口傳遞的肢體動作,無意間成了林伯瑞創作的?司,反應出他眼中的人生百態。


郭旭達 藝術鑑賞力影響細微的生活美學
  如果有一種藝術空間,是會引人犯罪的,即使在環伺的監視器中,仍然會忍不住地想去觸摸,那必然是郭旭達的陶藝雕塑。他將人類記憶深處的原始符碼,用陶土呈現出肉感與肌理,無聲無息喚醒你埋藏深處的親暱情感,從伸手撫觸開始擁抱藝術。

白色巨塔到白色陶藝
  如果人生沒有插曲,陶藝家郭旭達現在應該是一位醫生。

  「直到高中二年級,我都認為自己未來要從事醫學領域。」他回憶。怎知人生就是這般妙不可言,高三那年郭旭達從埋首的書本中探出頭來,正視自己的創作慾望,終於臣服於從小根生於內心的藝術熱情。他決定讓自己的未來有個大轉彎,從此踏上藝術路途。

  師大美術系西畫組畢業後,郭旭達原本在國中任課,2年後確立自己想要完全投入自由創作。1989年,他放下人人稱羡的穩定教職,收起行囊到紐約學雕塑。

  郭旭達早期受到中國正統美術訓練,從水墨書法接觸東方空靈無為的精神,因而他的作品往往有著純色之美,傳達出禪意般的詩意,東方式的內斂情感。反映出他的藝術觀點:「我想創造的藝術,是一種由美和善相連的真,是跳脫現實的精神美。」


黃銘哲 藝術家是城市美化的使者
  行走在大台北都會,如果你的個性中還有敏銳或感性的細胞,應該早就注意到黃銘哲那些彩豔奔放的金屬烤漆作品,亮麗的外型為冰冷的水泥叢林,加添不少歡娛氣息。見到黃銘哲本人,你會更心喜他的作品與本人如出一轍,深具開朗、熱情、童心未泯的特質。
 
藝術 是我的王道
  不同於芸芸眾生總難免經過摸索期,來慢慢確立自己的路途,黃銘哲從年少時期就選擇藝術作為自己的王道。「我年輕時就喜愛藝術,進入藝術領域後愈是著迷,對創作慾望也更加強烈,我知道這一輩子都會不斷追求藝術,活在藝術中。」他說。

  青年時期的黃銘哲,因為畫作散發個人敏銳的美感,讓他開始嶄露頭角、連連獲獎。而立之年時,黃銘哲已經是知名油畫家,作品備受藝術界與收藏界好評。當外界將他定位為一位知名畫家時,黃銘哲卻不以此自滿,掙脫被掌聲讚揚所框架的舞台,選擇不熟悉的雕塑作為另一種創作途徑,成了藝術界的驚嘆號。

  回想起這個轉折,黃銘哲笑說:「那時大家都覺得我大概是瘋了才會作這種決定。但是我認為藝術家不能沾沾自喜原地踏步,你有責任不斷的成長轉換,一直保持往前走的態度,才能到達更好、更美、更理想的境界。」在外界種種複雜的揣測下,黃銘哲當時的想法其實很單純:因為平面形式已經不能滿足他的創作慾望,所以轉向立體發展。



企劃採訪」
劉蕙蘋
攝影」
張明曜

 
 
 
 
 
# 149
滿載主人個性的家
始終簡約 杜文正
天大地大 關傳雍
Wolfgang Puck Bar & Grill
透視雕塑藝術者的空間美學想望
回149期焦點